【ABO叶蓝】信息素(二十/完)

*最后一章了,虽然知道后面还有番外要寫却还是有股"啊……居然要结束了"的寂寞感QQ

谢谢不离不弃追寻着这篇的小伙伴们,我是个有点胆小的作者,也会在意这篇热度比上篇低该不会有哪裡雷雷的这种小问题,但是呢,每当我看到你们的留言,看到一直都在点喜欢的那个读者这篇也一样点了喜欢,

我就会告诉自己"为了那些还是很喜欢这篇的读者们,我要尽我所能让他们看到我想带给你们的结局"。


那麽希望这个结尾你们会喜欢!爱你们(´▽`ʃ♡ƪ)(´▽`ʃ♡ƪ)(´▽`ʃ♡ƪ)给你们爱心WWW


*是说书本方面我有个地方想修改……我忽然觉得……我的前戏每次都写太长了OTZ|||以至于感觉字数塞爆了就简单结束........我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WWW(爆)所以书中应该会多补点肉......嗯.....我是说.....我尽量努力......不要太期待,压力山大啊(遭踹


*大陆同好印量调查请点我//

*湾家同好全职ONLY及通贩预订请点我//


-----------------------------------


  六月,天气宜人,还没正式进入夏天的炎热,还有一段时日才是学生的放假时间,海滩上的人不算很多。


  叶修跟蓝河请了半个月多的假去旅行,结婚三年了,因为第一年有了孩子,所以一直迟迟没有两个人一起出去过。是,在没有吃任何助孕补品、做助孕手术的情况下,两人人品好得怀了一对双胞胎,一男一女,男的叫叶秋雨、女的叫叶秋雪,名字是两个人各选了一个字之后组成的,听来简单,但当初的过程却十分惨烈。


  原本要蓝河取嘛,但蓝河翻着字典都犹豫了两个礼拜,字典都快翻烂还是没法做出决定,差点以为自己患有选择困难症,而叶修在那两个礼拜发现爱妻对字典跟命名学书的重视,居然比自己的地位还要高这事实在是不能忍,叶修就一把抓起了蓝河手上的字典,摆手一说,就一个叫叶兰、一个叫叶荷不就好了?


  名字听起来不坏,但蓝河可没有被羞耻PLAY的兴趣,于是严正的拒绝。


  在差点都要听黄少天的意见去问王杰希大师哪个名字笔划比较好之下,陈果在一旁无语的说一句,啊不就各选几个字组合起来不就好了,才解决了孩子的命名问题。

  虽然名字都登记了才发现孩子一个叫雨雨、一个叫雪雪好像哪部日本动画的名字,不过取了都取了,何况他们父亲无论哪个方面下确实都挺像个「狼」的,也挺贴切。


  叶修没有想过爱情会佔据他内心的重要位置,一如会在婚介所遇到蓝河一样。


  说也奇怪,当初他看到那个清秀的青年在自己面前双颊潮红着发情的时候,并没有什麽特别的感觉,直到知道他是蓝河的时候,那股淡淡清香的信息素味才真正被他所感受。


  你爱我、我爱你,便是相恋,他一直以为爱情就是如此简单,你喜欢我的味道、我喜欢你的味道,所以我们在一起。事实上他们确实是这样,因为蓝河的感情观也很单纯、很纯粹。

  

  不过即使如此没有一种方法能让人完全理解一个人,有些事也不是别人说了就能理解的。


  叶修有些犯懒的挂在岸边木栏杆上,遥望着一片青蓝的大海,轻闭上眼就能感受到那带着咸味的风轻吹在眼睫上。


  又惹恼自家太座了……他好无奈的叹了口气,吐了口菸。


  旅游最后一个礼拜他们来到了一个有着白色沙滩的小岛,空气良好、景色也令人眩目,但是一吵起架,这些什麽都感受不到了,人的心能感受的情绪是很有局限性的,一次几乎只能放一个类型,多了的那些情绪即使存在也只能当作是苦中作乐。


  蓝河在生气的重点是什麽他不是很清楚,而气什麽这件事更是在这天过后两个人都一起忘了。


  正站在沙滩上的蓝河也鬱闷着,他知道叶修就站在岸边,他知道自己也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他想着不是遇到这个人还真不知道自己脾气有点差,虽然一边会想着果然是叶修的错,但三秒后却会心念着:自己何必总是气这种小事。  


  叶修看着迳自踱步中的蓝河,也看到了有个陌生的男子往他身边走去,两个人讲了一下话,男人点了个头,笑着走离。

  

  叶修心想着我家爱妻真是风韵十足,然后看了眼手錶上的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走下沙滩,徐徐地漫步到蓝河身后。


  蓝河闷气地噘着嘴当作没发现身后的来人。


  「蓝……别气了。」讨好的用着温和抱歉地声音说着,一边伸手轻轻拉起那人的手。


  蓝河回头抬抬眉,「你又知道我在气什麽?」

  「没,不知道。」叶修答得老实。


  这不自己更像个白痴了?蓝河谓叹,悻悻地看他,赌气道:「不知道你还来干嘛?」

  

  「这不看你气得难受嘛……」叶修一点也没思考的答。


  蓝河听了这话蹙着眉,略略垂下眼帘,「难受的是我又不是你?」他扁扁嘴,眼神看得出气已经消了大半了,剩下的是带着点撒娇的抱怨。


  叶修顺着他,十分男友力的把那人扣入怀,「我心疼。」


  「……」

  蓝河鬱闷的咬咬下唇,对方好大度反而显得他如何的幼稚了。

  「我总是生闷气你都没关係吗?」于是自尊受创的又问了句。


  叶修听了笑笑,「我总是惹你生气你才没关係吗?」他大概能懂这小剑客的思绪,他总是生气后自责,这三年他们也没少吵架,也多半是由蓝河起头,但已经不会像分开那年一样自己闷闷地气着然后独自地承受心伤,他们已经懂得磨合脾气的方式。


  「有我惯你,你儘管气。」

  「说得我很小气……」

  都你惯着我,我没多惯你一样。蓝河像是这般说着。


  叶修苦恼的仔细思考了一下,「可是你很难让我生气。」


  「你这是在讽刺我?」

  怎麽怎麽听怎麽差啊?


  他笑着乱揉着眼前人柔软的短髮,「夸奖你呢!娘子,娘子无一处好让我生气,反观我……」


  话没说完叶修的唇就被擒住,堵住他接着下去说贬低自己的言语。


  叶修瞥了蓝河一眼,对方果然露出了恼怒中带着点自责的複杂神色,他好心怜得扬起唇亲亲他,「开个玩笑,不说了。」


  可是其实蓝河真的觉得自己很小气。

  他们结婚那时候,苏沐橙他们拍了他们俩个的影片,影片中有单独访问两人一些关于彼此的问题,那时她曾问了他可有为叶修吃醋忌妒?


  蓝河老实地红了脸,尴尬的想了想该怎麽说,最后他有些自嘲的说我曾羡慕妳,或者说我倒现在还是羡慕妳,他眼神所指的人便是苏沐橙。


  沐橙先是愣了眼后笑了笑,颇怀念的说:「在你出现之前我也曾以为我跟他会走在一起。」


  他心跳霎时快了一拍,垂着眼了然地说:「我觉得叶修大概也是这样想吧。」


  苏沐橙听了俏皮地笑了,故作不满的回答:「才不呢!这我也跟他说过,结果他说啊暗恋我的人,一人一口口水都能淹死他,罢了罢了。」也是,人家可是荣耀女神般的地位!


  

  话锋一转她努努嘴,看向一旁,有些感概,「不过我们哪,只是太习惯待在彼此身边了,所以我看到你们两个的互动、言语,就觉得很高兴也一样很羡慕。」苏沐橙笑了、笑得很温柔、很怜惜,单从弯弯的眼底就看得出来,蓝河觉得这样的表情很漂亮。


  苏沐橙的脑海裡浮现他们两个人在斗嘴时,叶修会乐此不疲地欺负着心上人,蓝河总是在当下被气得吐血,但下一秒又没辙得一附随便你闹的无所谓,看上去都是宠溺。


  契合得叫人看了也觉得幸福。

  

  酸楚的液体在蓝河的胃裡滚啊滚的,泛得他有点疼,像是噎了根鱼刺,被刺了一下之后即使那刺已经不在,仍会感到如梗在喉,他有些没自信,「我没有妳……这麽了解他……」


  沐橙看着他有些焦虑的不安,却是觉得十分可爱的笑了,她突然很懂叶修为什麽这麽喜欢闹他,「那还用说!随随便便就被人超越了,我们就不会是最佳搭档了。」苏沐橙得意的笑着。


  他记得他那时也莫名的跟着笑了开来,不知道是什麽原因。


  不过其实无所谓了,胸闷就胸闷、羡慕就羡慕,他曾听过圣经有一言「爱是不忌妒」,但现在的他却会笑言,「不忌妒,怎是爱?」


  虽然不想要看起来丑陋的心,但在喜欢的人面前这些总归会原形毕露。

  如果这样的变丑都不能归咎于「爱」,那麽还要怪什麽才好呢?

  怪都不能怪,那才太过小气了不是吗?


  

  「刚刚那个又是男A?」叶修不以为然的望了下刚才男人离去的方向。

 

  又是?蓝河困惑了一下,想起他是指婚介所相遇的事。

  他笑笑,「我怎麽知道?只是来问路的。」


  「还顺便问了你有伴没吧?」叶修抬抬眉,口气还有点酸。


  总觉得叶修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蓝河仍狡诘的勾唇,「你吃醋?」


  「醋桶都快淹死哥了。」对方哼了声,夸张地说。

  哎,这就是说骗人的也让蓝河有点开心。


  「少来。」

  「真的。」


  孩子气也好、故作孩子气也罢,这人总是有办法让他开心起来,哎,怎麽就这麽喜欢他呢?蓝河对叶修也对自己没辙,他扯扯唇。


  「那好吧,头弯下。」

  「嗯?」


  他飞快的啄了下他的脸颊。


  「姑且给颗糖。」蓝河说的潇洒,耳朵却是红色的。


  叶修顿时感觉内心的HP被灭了一半还砍出了出血状态,这人总是自己心裡的那一股暖流,既暖、又可人、又是心怜,多想叫人把他揉入骨肉裡。


  他牵起了他的手忍不住以会让人发痛的力道掐了一下,又温柔的揉了揉。


  「不是一直想去沙滩走走?」他说。


  他看到蓝河嫣然笑起。


  盐味的海风、细白如银的沙滩、闪闪发亮的海面,与海水袭上脱去鞋的光脚的触感,顿时又变得叫人着迷心动。


  嘿,好不安哪,即使是结了婚,即使已经是同家人般的亲暱。


  仍会胆怯吗?

  胆怯不美丽的爱,对方接不接受这样的爱。


  蓝河闭上眼想着,但是即使恐惧着、即使并不完美,仍想执子之手,与你同行。


  蓝河靠近的将头贴上叶修的身侧,虽然这样有点难走,但只要慢慢的,就没有问题。


  

  「蓝河我跟你说一件事。」叶修轻声的说着,他们脚步没有停,也依然望向前方。

  「什麽?」

 

  「结婚的那晚我作了一个梦,裡面的天空是一整片橘红粉色的,水很清、还有白色的沙滩,我一个人站在那裡,站了很久,正想起你,你就在我身后,拉着我的手,牵着我往前走。」


  蓝河突然停顿了下脚步,叶修回头一看,才发现恋人低着头把急忙把眼泪抹去,他装作没看到,扬起嘴角,勾勒出温柔的弧度,「你觉得怎样?」


  「胸口有点疼……」他苦涩地笑。

  原来满腔的喜爱也会胀得胸口发酸呢。


  「我们回家吧。」

  他们排的行程好像还有两三天吧?但他想家了,也想念他们的雨雨、雪雪。


  「好。」


  回到旅馆之后,两人胀得难受的心绪在关上房门时爆了开来,如同洩洪的潮水。

  甚至急忙的捨不得慢下任何一个步骤,连亲吻中的换气都觉得浪费。  

  他们激烈的欢爱,没有任何言语。

  或者应该说除了让彼此的肌肤深深的密合贴近以外已经没有别的方法,能宣洩他们近乎抓狂的感情。


  「我梦过了同样的梦喔。」在激情过后他细声的对他耳语。

  而叶修将他紧紧揽入怀中。


  隔天的深夜他们回到了G市,首要的任务就是去接两个宝贝孩子。


  叶修就像到自己家一般很不心虚得按下有可能在睡觉的人家家的电铃。

  一旁的蓝河满脸惭愧的低着头。


  「我说你真是越来越自觉了喔?」开门的黄少天噼头就是这句,能好意思把孩子一句话塞给好友半个月然后出去玩,这脸皮真是太了不起。蓝河更汗了,人家还是他的大偶像呢。


  「爸爸!」两隻小毛头看到门外的人马上眼睛一亮,飞奔了上来一人手抱着叶修大腿、一人抓着蓝河大腿。


  叶修捉弄地揉乱儿子的头髮,然后把人抱了起来。


  「啊你姘头呢?」叶修往屋内眼神晃了晃。

  「什麽我姘头!」他大声的对他的称呼有所不满。


  「他还在上班呢!哪像你这麽閒。」


  「哎呦,原来是不在啊!难怪你脾气这麽差。」骂骂咧咧的,原来是伴不在身边所以情绪不稳定啊!叶修明白了。


  我他妈的脾气差是因为你好吗!有点自觉啊啊啊啊!

  黄少天翻了大白眼,完全不想理这人。


  「好啦,雨雨、雪雪跟叔叔掰。」

  「是『哥哥』!」黄少天指正。


  不过谁让两小鬼都是爸爸的死忠粉,爸爸说什麽是什麽,完全很天然的应着叶修的称呼开心的挥手道别:「叔叔掰掰!」


  黄少天整个脾气都没了,没辙的摆摆手「好好好,掰掰掰掰,再见再见。」


  

  「爸爸好玩吗?」半个月没见的儿子女儿不吵也不闹,显然两小在黄少天家也如鱼得水,还每晚跟爸爸们线上聊天得很开心,但这些要是孩子缺爱、没有安全感,都会寂寞地不高兴的。


  「好玩啊,叔叔好玩吗?」叶修用脸磨了磨儿子的脸,用同样的句式问。

  但蓝河在耳裡根本听得出叶修的亏损,他用肘击攻击旁边人地腰。

  

  「好玩!」一男一女异口同声。


  听得蓝河无语问天。


  但是听着叶修跟儿女一搭一唱的嘻笑着,

  就感觉幸福的心,也会发疼。


  

  「今天四个人一起睡喔!」


  


  


  Fin.

------------------------

我本來沒想寫結語,但我知道一定有人想問XD

不要問我黃煩煩的姘頭是誰WW請自行帶入!!瑪莉蘇也沒問題!

那麼我們後記、書本見~番外我想會切成小段的放來預告一下而已:D

评论(26)

热度(97)

© 狄希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