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文艺30题:树荫下的细碎光点

*故事接续这篇:素描簿

*还会不会继续接不要问我XDD

-------------------------------------------



  为什麽?是谁种下玫瑰的?在海中的黄少天好奇的发问。

  喻文州浅浅的笑了笑,或许是我吧?他说。

  黄少天狐疑地欸了一声。

 

  习惯真的很可怕 当你每天都跟同样的人讲十句话以上,然後某天突然要你不要再跟他讲了,那一定是非常难受的一件事。

  尤其那个人还是黄少天。


  自从前两天那疑似喻文州对他告白的事发生之後,他就一直坐立不安,以前觉得他们没分到同寝室真是太可惜了,现在倒是很庆幸。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该拿什麽态度去面对才好。


  黄少天在躲他,喻文州很快就发现这件事,但他又不是躲的这麽彻底,会像是怕他发现会伤心似的,仍旧会在对上眼的时候对他大声的打招呼。


  「社丶社长好!我先过去了!」黄少天喊道,似乎还僵住了身,远远看来像是立正站直的士兵。


  但不及格的是,他没待喻文州回答就快步离开了。


  「这啥?文州你们是运动社团吗?」路过的叶修看到这幕不明所以的吐槽。这黄少天的多话他早就把他定义成怪人,现在看来更怪了。


  「嗯……少天有心事吧?」喻文州一如既往的笑着回答。


  只见叶修静默的盯着他,不以为然的抬了抬眉,没说什麽就打了个哈欠离去。

  背影写满了:懒得讲什麽。


  惹得喻文州只好苦笑了下。


  黄少天问他是从什麽时候开始会在素描簿上画上他的画像,他没来的及回答黄少天便找了藉口开溜了。

  

  那大概是在他刚进美术社的第一年吧,通常本科就已经是读美术系的学生不太会来参加美术社,但黄少天却不一样,从一开始便吵吵闹闹的入社了,这美术系的天才自然是很受众人的瞩目的,即使因为他的多话造成他本人没什麽才子的高冷风范,那摆在眼前的画作还是让他的魅力不减。


  尤其是当他下笔时那凝结的空气,周围的人都情不自禁的静默地看着他的背影。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喻文州画下了第一幅他的画像。


  在他还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情感变化的时候,就已经被他夺去了目光。

  而随之而来累积下来的速写已经不是一时冲动得以形容。他没有想过要告诉他,也没有想过要刻意隐瞒,但这几天下来他开始有点後悔,被人躲着的感觉比想像中的难受,或者说,他原来已经这麽习惯他的存在了。


  「蓝色丶蓝色丶蓝色……奶茶色!」黄少天一笔一笔抹上色彩,嘴上大声碎唸着颜料的名字是他静不下心的证明,他撇下画笔掩面的哀了声,又直接躺到地板上去。


  今天的社团教室依旧没有冷气也没有其他人。


  自从他开始躲喻文州之後,喻文州来这裡的次数是不是也减少了?他脑袋混乱的回忆着,似乎是这样的没错,一发现这个事实他觉得胸口有些郁闷了起来。


  一定是没说话憋得太久太难受了!他笃定的想着,话唠呢!可不是对谁说的话都是一样的,对什麽样的人就有什麽样话要讲可是分的清清楚楚的,纵使对A说了本来要告诉B的话题还是会很不痛快,因为A是没办法回应出跟B一样的回应的,就算真的一样,A也永远不会变成B。


  「烦烦烦烦烦烦烦!」他烦躁的胡乱抓了下自己的头发,猛然站起。


  然後开始翻起来社员们素描本的堆放处。


  啊——不见了,喻文州的那本素描簿被拿走了,大概是他自己拿走的吧?


  黄少天又觉得沮丧了起来。


  他觉得很烦丶很焦躁丶不知道该怎麽做。

  喻文州是不是喜欢着男人,是不是喜欢他,他其实一点也不想细想。

  因为一开始思考,想知道的问题就越来越多,胡乱想的东西也跟着变多,脑袋会像是要爆裂一般的发出警告声。


  黄少天可能有点迟钝,但思考东西却非常细腻,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无法负荷那些信息量。


  正确来说,他害怕他们的关系有所改变。


  「唉……好热……」他自言自语着,没有了作画的心情,於是提着包延着校园的阴影处散步了起来,听说猫咪会找寻阴凉的地方避暑,果真他沿路便看到了两三只野猫窝在角落香甜的睡着午觉。


  但他没想到会遇到這麼一只巨大的猫咪。


  他看着在树下捧着书睡着的喻文州顿时有些无语。

  喻文州向来在众人面前都成熟稳重笑咪咪的,在他看来却有些不一样,有时候他会觉得他猜不透他在想什麽,好比说热爱泡脚到自成了一门学问的那种执着。


  好像听谁说过?因为他是水瓶座嘛!


  「你是猫吗社长?这麽大辣辣的……」黄少天忍不住喃喃,而喻文州还是安稳的继续睡着。


  黄少天下意识的凑到了喻文州的身旁,阳光透着树叶形成了一块块光点撒落在他端正的脸上,一闪一闪的。


  黄少天瞧得有些晕眩,忽然他猛地站起,连方才滑落在地上的包也没拿就冲回了画布面前,唰唰唰地舞动起画笔。

  原来想把一个人刻划下来是这种感觉啊……


  他在傍晚完成作画的时候回头一看,喻文州一如往常的出现在美术教室还提着他的背包,脸上貌似浮现了点红晕。


  


  黄少天不好意思的嘿嘿地笑了。


  FIN.


评论

热度(24)

© 狄希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