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文艺30题:图书馆窗边书架後

*好久不见的叶蓝文W今次是师生PARO!

*想睡了明早再檢查錯字晚安:D



----------------

  「我……喜欢你……」

  那是女孩子如同小鸟吱声般的告白,话语中怯怯地还带着点抖音,令人听了就心生怜惜。


  现在是七月中旬,暑假过了差不多快一半,勤勉到暑假还来学校读书的学生也减少了许多,正因如此女学生才会没注意到不过是一个书架的距离正有人趴在桌上睡着吧?


  蓝河不知道自己是被那交谈声给吵醒还是自然而然……总之他醒来时正巧听到那声告白,睡醒还昏昏沉沉的他还以为是听到了自己前几个月的告白,那时候老师他……


  「对不起。」


  啊啊,那个男生拒绝了啊?蓝河迷迷糊糊的思考着,他的话……当时老师……好像是……答应了吧?答应得很乾脆丶非常乾脆,所以他才会明明没有这麽地想读书,还要这样,好似不做点什麽就会静不下心。


  他很烦躁,也讨厌一直持续这种心里的线乱扎成一球的感觉。

  他很喜欢老师,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喜欢。


  当时告白的他,不要说隔着一个书架有没有人了,就算是自己身後有其他人经过他也不一定有馀力注意到吧。


  他们开始产生交集的地方是在图书馆,就是他现在所在的这个人数偏少的第二图书馆。


  常听人说看到直销的绝对不要跟他对上眼,当天他犯的第一个错就是:跟叶修眼神交会。


  那时候他收拾好书本,原打算去晃一晃再去下一堂课的,但背起书包抬起眼的时候正巧就跟教中国语文的叶修教授对个正着。


  叶修当时左抱着清单右手撑着大叠文献,嘴上貌似还叨念着什麽,看上去困扰至极,他一看到蓝河马上就眼神一亮。


  蓝河一瞬间有股自己被猛兽盯上的错觉。


  叶修没有任何迟疑就上前捉拿猎物,「同学你看起来挺眼熟的,不介意帮老师一个忙吧?」


  「呃,哦。」离下堂课还有一段时间的蓝河自然没有理由拒绝。


  其实他没有上过叶修的课,虽然大一的中文是必修,但「叶教授的中文」几乎是学生们的首选,竞争率可说是非常之高,蓝河也听过直系的学长姐说过他传奇般的教课,他不是没有去碰运气过,不过遗憾的是他是属於被刷掉的人之一。


  「如果我没帮你老师你打算怎麽搬这叠书啊?」蓝河一边放下那两人分半还是重得要命的书念着。


  而那头回得理所当然:「没事,学校多的是学生嘛。」

  蓝河颇无言,所以他是人品不好中标就是?

  他还没来得及跟叶修道声先走了,那头的研究室电话就响起来。


  叶修的声音听起来怨念挺深,一整个有气无力,「你听说啦?对,我就说院长脑袋有问题!偏偏还把沐橙给叫走了,我已经几百年没处理这些资料了。」


  「你倒是笑得很欢啊?把我们家的邱非拐走的费用我事後会找你讨哈?」


  「啧,得了吧?掰。」


  叶修挂了电话後显然还是不怎麽解气,他吐了口长气嗤了声,「真是……沐秋这家伙……」


  本打算认命的来开工,才发现被他拐来帮忙的学生还在,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捎捎头,想讲点什麽,那学生就把他原本散落在桌上的资料整整齐齐的递给了他。


  「我稍微整理一下了,老师你看这样行不行?」男同学说起话来带着局促,怕是自己太过鸡婆。

  那些是学生的一些成绩资料,蓝河以前在学校做过这类的打工,大致知道怎麽处理,看着叶修忙着就顺手帮了下。


  而当他发现叶修此刻的眼神比一开始还要闪烁耀眼的时候,已经毫无退路了。


  「同学,老师看你是个人才啊,包学分包授课,从了哥怎麽样?」叶教授一脸认真诚恳的说。


  蓝河也十足诚恳的回应:「请容我拒绝。」


  「对了,你叫什麽?」

  第二次抓到没课中的蓝河来帮忙的时候,叶修才想到这个问题。

  蓝河一边输入着资料一边用着不太想理他的语气回:「喔,许博远。」

  

  「好名字,不过有点难叫,有没有绰号?」

  喂!蓝河心中吭了一声。有你嫌弃的啊!

  「……蓝河。」他说着附加瞪了一眼。


  叶修好似没看到般的笑,「行,就叫你小蓝吧!」

  所以说许博远到底哪里难叫了!?蓝河狠狠的翻了心中的那把桌子。


  「欸丶蓝河,你是不是被盯上了?」明显感受到好友休息时间总不见人影的系舟问道。

  「莫提,我正在反省中……」蓝河皮笑肉不笑,自己当时怎麽就这麽手贱帮他整理文件呢?

  系舟笑了笑,「这有什麽不好?叶教授是出了名的爱才。」

  「听说一被抓住就是受教无穷哈哈真有你的!」一旁地笔言飞听着随口调笑了句。


  FUCK!蓝河一个中指送给他。

  「我经济学一个被中文系看上有个毛用!」蓝河简直想摔了手上那本厚重的原文书。


  「话不能这麽说啊小蓝,我看你大可以来专攻中文,经济学那什麽的当辅修就好了,别浪费才能了!」


  身後突然有人出现在後头狠狠吓了他一把,他没好气的转头,「我靠你别突然出来吓人啊!滚滚滚谁跟你!」

  叶修的口气说有多委屈就多委屈,「欸?助教位置特别想留给你的说……」


  蓝河翻了大白眼,「我现在就已经被你当助教使唤了好吗!」

  叶修表示他正好说到点了!「那不就更应该来了吗?名份要坐实这很重要的!」

  「滚。」

  蓝河觉得他实在不能跟这人讲十句以上的话。


  待叶修一走过,旁边方才不敢吱声的友人们又欺了过来。

  笔言飞眼神瞧着讲桌那跟喻文州教授说话的叶修,声音都调小了,「挖靠,蓝河你敢这样跟叶教授说话啊?」


  「欸?」蓝河这才一恍然,确实人家好歹也是老师,还是个远近驰名的教授,他怎麽就这样说话?

  想当初一开始他也不是这麽的敢有话直说啊。他摇摇头,心想自己怎麽就被叶修牵着鼻子走了。


  所以後一天他试着收敛了熟稔的语气,换回原本跟老师讲话的那套,没想到才讲没几句叶修就瞠大了双眼,说:「我就知道你开始想当我助教了是不是?」


  怪不得今天这麽有礼貌!


  於是蓝河果断的把对长辈该有的尊敬通通扔掉大海里。


  是从什麽时候开始喜欢上老师的他也说不上来。

  大概是像是积雨水的量杯一般,一点一点的堆着雨水,然後有一天就「叮」的一声告诉你:水满囉!水满囉!满到溢出来囉!


  然後,就感觉做什麽挣扎也是来不及了。


  脱口而出的那句告白,他是有些吓着,却也松了一口气,因为总算不用每天去心里的那口井子边喊着:「老师我喜欢你」了。


  叶修当下有点愣著却没有任何排斥感,只觉得低着头连耳根都红起来的蓝河彷佛在他心中的湖敲下一片涟漪,他怀着想看更多蓝河这样表情的心情很简单的就答应了。


  「你想跟我交往吗?」

  蓝河点头

  「行啊。」


  但蓝河却不认可了这样的回应。

  他皱着眉头,用着看似下一秒就会气哭的表情问着叶修到底是存着什麽心态。


  然後大声的撇下一句:「不要开玩笑了!」

  便拂袖而去。

  


  「那麽你说,我要怎麽样才行?」

  看着蓝河背影,叶修沉下了脸,不明所以的呢喃了这一句。

  迟钝的心感觉有股酸意从胃里翻了上来,他的答应并不是想看到那样的表情的。


  正巧的是暑假的到来缓和了他们的尴尬。

  

  近乎快两个月的没碰面,蓝河也冷静了不少,只是生气归生气,寂寞还是会蔓延下来,这其中他也梦过几次叶修的梦,比方说他梦过他深情的回应他的告白,比方说他梦过他变成了学生成了他室友,比方说……他梦过他温柔的抚过他的双手丶胸膛丶唇角……


  蓝河走在大学里的绿荫步道,蝉鸣的声音相当的明亮,树荫下吹起的风格外的清凉且令人平静。


  他突然觉得自己在生什麽气呢?

  因为叶修的回应不够认真吗?

  但是,他本来连他会接受的结果都没曾设想。


  那麽他不是应该欣喜鼓舞?


  他拉开了第二图书馆的大门,熟悉的男声正跟着另一个人在交谈。


  「吸收得很快啊,不愧是小乔你呢,喏,这几本拿去对你应该会有点帮助。」

  「啊!谢谢老师丶谢谢!」


  那同学的声音怎麽就听起来这麽的开心呢?蓝河心想。

  但是这也不意外吧?那可是被叶修这样的老师夸奖了啊……蓝河看着乔一帆高兴地推着门出去。


  他又想了想自己。

  其实他只要坦率的接受不就好了?

  或者说,他是从什麽时候变成一个不坦率的人了?这个词汇明明一般很少冠在他头上的。


  「老师。」他往叶修的方向走了上前去。

  

  「喔,蓝河。」叶修笑着打了声招呼,丝毫没有一丝尴尬。


  蓝河站到他面前,垫起脚尖,双唇密密地印了上去。


  「老师,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FIN.


------------------

跟你們說,我就是為了那一吻寫這題的(´ΘωΘ`)

评论(7)

热度(65)

© 狄希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