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许博远。」 03

*终于!想到结尾怎麽结啦!好想现在就放结尾啊!(滚蛋去

*所以我说《信息素》是例外啊OTZ真的是写到最后结尾才跑出脑袋,一般不该这样的!(没人问你

*又把原作叶蓝RUN了一次,我河好可爱啊啊啊(快够#

*因为写这篇看了几篇苏黎世遊记(虽然好像没写到啥WWW太词穷OTZ),可恶好想去欧洲玩啊啊啊(抓牆(你


-------------------------------------------


  这跟蓝河原本的计画不一样,完完全全的不一样。

  他本来以为自己只是个后援会般的后台一员,才想着反正接触时间不多,不表明身分也无所谓。

  不过现在怎麽感觉成了身分被识破就会被羞耻PLAY的感觉?

  但突然冲出去说其实我是蓝河喔!嘿嘿的笑一笑之类的也很那啥啊!


  隔天早餐时,蓝河用着无比疲累的面容说着这件事,让原本想大声挞伐说蓝河你这个(被大神围绕的)现充的笔言飞也觉得不忍心说些什麽。


  「我觉得你就乾脆别说吧?不过他有这麽容易会认出你吗?」同桌的系舟说。

  蓝河思考着也觉得有道理,到底他们最常讲话的时候也就是叶修还没回职业圈的那阵子,他回想了一下那段时日,他还曾觉得悠閒得令人恐怖呢!


  「唔……」他到底还是有种不安心感。


  笔言飞看着他烦恼的样子自己也被感染得有些焦躁,他不解的问:「被认出来就认出来呗!这种事到底有什麽好在意的?」


  不说你们不知道!我可是在他们公会裡做了好一段时间的高层啊!——但这些话蓝河当然是不可能说的。

  

  于是憋屈之下的蓝河只好再多盛了一碗饭。


  第一场比赛的结果是拥有战法跟剑客组合的A国赢了,同一天的还有另一组的比赛,不过那组算是在赛程上和我们队是另一头的,于是在没有强制要去看那一场比赛的情况下,国家队的一批人便分成了看比赛的跟去观光的两组人马。


  叶修打了个哈欠,一副两边都没什麽兴趣,「我回房间……」

  不过话才刚说完,人也才刚转身就被苏沐橙跟黄少天一人一手拐住了。


  「难得出来就不要窝在房间了!」苏沐橙首先游说。 

  「就是说嘛!老叶,苏妹子说的对,就算你房间是king size,后面几天也够你窝了。在这之前呢就是应该要先……」 


  不太想听黄少天默认的五百字后话,叶修随便应了应声就乾脆先走到前面去。 


  苏黎世无疑是世界极美的大城市之一,光是那天然的湖畔和当地的欧式建筑就足以让人目不转睛,光是待着就是一种享受了。 


  出了饭店蓝河的英语能力其实也没多大的用途了,因为瑞士的四大国语没有一个是英语,虽然就第二外语而言还是大半能用的。 


  他们本来想过要在外头吃个晚餐再回去,但瞥了外食的价位,各个默不作声的转头回饭店。心裡想的都是:妈的,人能这麽奢侈吗?!


  「大神,你还不睡吗?」刚洗完澡的蓝河边擦着头髮凑到叶修的电脑旁,萤幕上拨的是今天的另一组比赛的录相文件,叶修看得极为认真,有时会停下来在文档上记录个一两点,让蓝河也看得有些恍神,即使看起来散漫,但大神仍旧是大神,虽然他总会让人不禁忘记这一点。


  叶修直到蓝河出声他才注意到他,不过也没特别回头,「嗯,这场整理完就去。」


  蓝河身为職業玩家,自然晓得这大概是什麽东西,不过比赛的整理主要还是属于战队那边的工作,他是没深入研究过就是。


  「需要帮忙吗?」这话很自然的就从他口中脱出,不需要太多的思考。


  叶修这才看了他一眼,然后像是当初对陈果的指导一样,他也用同样的方式引导蓝河去分析一场比赛,并且如获至宝般的察觉蓝河的吸收速度比他想的还快多了。


  「博远你是公会裡是当干部的?」他挺好奇的问了句。

  「欸?」蓝河突然愣了下,「呃……应该算个高玩而已。」

  他可没说谎啊!他现在已经不是分区会长了。


  「蓝雨这麽浪费人才啊……」


  蓝河听着呆住了,回过神的他也平静不太下来,他这样……是被夸奖了吗?


  「你在公会裡玩什麽职业?」

  「剑客。」愣愣地答完的他才发觉糟了,回答得太顺口了。


  这下子不就会像那时候一样了吗?他忍不住想起叶修的那句:「我认识的蓝溪阁剑客只有三个。」

  蓝河表情僵硬的觉得自己都可以想像叶修下一句会接:是蓝河吗?


  但没想到他只是喔了一声罢了。


  啃着第二碗白饭的蓝河回想着昨晚的情况,赫然觉得其实这才是对的反应吧!?哪有人会马上猜是不是他啊!蓝溪阁的剑客可是大把大把抓的,怎麽说也不会直接猜他啊!


  哎……大神的心思你别猜。蓝河默默在心裡咀嚼着这句话,然后收拾起身。


  「先走了。」

  他乾笑着在笔言飞羡慕的眼光下挥手道别。


  今天的这组比赛会决定他们第一场跟谁对决,所以每个人的眼神感觉都比昨天更犀利多了,光是坐在旁边蓝河就觉得这气场有点坐不住。


  这场是T国对D国,T国的核心很明显的是一位狂剑士,D国则每一位看起来都差不多,每个都是高手,但这场比赛却出现了目前最大的差距分,T国的狂剑士居然在这样的世界舞台上以几乎是一挑三之姿赢下了擂台赛,并且在团体赛上也有同样稳定的发挥。


  「那个狂剑士看来还真有点难应付。」先发话的是王杰希,如果就字面来看难免会觉得像是在害怕的样子,事实上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国家队十四人没有人会因为对方的出色而退却的。


  「这麽说来我们这队还刚好没有狂剑士,张佳乐你怎麽看?」叶修说着理当把话语权扔给了跟狂剑士搭挡了好几年的弹药專家。


  看到抛话的是叶修张佳乐一瞬间有种想翻白眼的感觉,毕竟他认为这荣耀的教科书铁定心裡有个底,「没大孙厉害吧……」


  他也知道这话说出来大有老王卖瓜的样子,但他就是这麽想,虽然不明白怎麽细说,不过他总觉得那个狂剑士青涩多了,称不上稳重。


  而下一秒果然被揶揄了会,不过喻文州倒是支持这个说法,「我也是这种感觉。」


  「那麽就没什麽好怕啦!」叶修笑了笑说着。


  一旁的蓝河才想着这嘲讽又自信的笑容要是被对方队伍看到铁定很想揍人,就刚好在通道路口撞上了刚赢下一胜正意气风发的T国队伍。

  「呦!那边的不是中国队吗?你们好啊! 」带头的是个看起来带有东方混血的洋人,他们整支队伍的年纪比中国队轻上不少,各个都有些年少的轻狂姿态。


  「刚才的比赛有看吗?感想如何?」青年笑着问,语气的感觉却叫蓝河不太舒服。

  他看了看他们没有反应又夸张的「啊」了一声,「哎呀,不好意思呢!我忘记中国人的英文似乎不太好,听得懂吗?会不会讲得太快了?」


  一讲完T国的队员们还一同嘻笑了起来。


  蓝河的嘴角狠狠抽了一下,差点忘了要摆出礼貌的笑容,他迳自走向前,用英文相当制式的开口:「你们好,刚才的比赛我们看了,很精彩。期待后天跟你们一战。」


  接着转头跟叶修他们解释:「他刚才跟我们问好,问了有没有看刚才的比赛,我回他很精彩的一战。」


  他们在蓝河转回去外国人那边时面面相觑,都不認為刚才是那样的气氛。


  「哈哈谢谢,也恭喜你们抽到种子队,还真是幸运呢!」带头地笑了笑完全不觉得有说错什麽话。

  这一次蓝河翻得很快,「他说我们很幸运抽到种子。」


  「Thank you。」喻文州听了微微地笑着说。


  青年看到他们可以沟通感觉倒是更加高兴了, 话停不下来的说着:「你们的录相我也看了,老实说除了那个散人好像就没有什麽让人惊艳的了,不过听说他不上场是吗?这样会不会太冒风险了?」


  他夸张表情让同队的人笑得更大声了,有个人拍了他肩膀笑着说,「欸你别欺负他们了,那个斗神年纪可大了。」


  听着他们的嬉闹声,儘管知道这些都是「垃圾话」,蓝河也无法再听下去半句。


  他再次踏步向前,笑容满面,「没什麽好看的?那肯定是你们的资讯太落后了吧?啊,对吼我怎麽忽略了完全查错的可能性呢?不过没关係,大家都会查错的,毕竟语言不同嘛!」


  「顺带一提,你们口中的『年纪大的斗神』正是站后头的我们『领队』喔。」蓝河领队两个字咬的强硬,最后抛下一句:「他不上场原因啊,其实他也很遗憾的,但是毕竟比赛还是要有点悬念才好看不是吗?」


  T国队的人走之后,大家都一同看向板着脸不发一语的蓝河,有点不知所措要怎麽应付这个情况,他们看得出蓝河很生气,也看得出让他生气的原因是T国队伍,更可以猜出会让他发怒的话语一定是指向他们的,但因为基本还是听不懂,所以也不知道要从何开口才好。


  停顿了几秒,喻文州本来才想上前说点什麽,没想到发话的居然是站后头的周泽楷。


  「那是垃圾话……不要紧……」他向大家这麽解释。

  「小周你听得懂?」

  「嗯。」

  「你是说他们说的话?」

  「嗯。」


  一边听着的黄少天已经无法再保持沉默,他几乎跳起来的指着人说:「等等、我靠周泽楷!那你不就一开始就听得懂吗?!干嘛什麽都不说啊?」他指的当然是观赛时的事情。


  周泽楷被突然到耳旁的大声话语吓了一下,「呃……你没问。」他看了蓝河一眼,「他说了……」


  意思是你又没问他,而且当时蓝河已经回答了。

  

  「就小周这个个性,他说了人家也不知道他是真懂还是假懂好吗!」

  方锐听了就大笑了出来,「哈哈,我懂!外国媒体问的话他可能只回一句『well......』然后点头吧!」

  那感觉真的跟听不懂没两样!


  「哎呦,这主意!小周……!」叶修眼睛都放亮了,看来记者会要派谁上去是有谱了。

  「前辈……」周泽楷回得哀怨,他觉得他现在好想念彼方的江波涛。

  「开玩笑的。」

  「不像……」


  大伙们笑笑闹闹的,叶修悄悄的退到最后面拍了拍蓝雨小员工的肩:「下次就直接翻出来,怕什麽,还有你们家大神呢。」堪称垃圾话专家,虽然对翻译来说他的垃圾话口译可能有点麻烦。


  「也是。」蓝河笑着回,事实上他只是单纯的不想翻译那些文字,沒必要讓他景仰的大神們聽得懂那些。

  才这麽想叶修又补了句,「不过那种没营养的资讯翻了也挺没意义的,辛苦你听了。」


  

  这回蓝河真心的笑了出来。



TBC.


往第四章>

评论(4)

热度(132)

© 狄希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