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许博远。」 05

說好要圈的 @大眼蘇蘇蘇 

順道圈了下上篇給咱加油打氣的妹子 @菜地承包商 


*周更啥的......已放弃OTZ(哀桑)10月份开始要进入赶稿周了!!有可能还会更得更慢><不过不会弃坑的!因为大钢我(难得)打好了XD完结大概会到14~15章:D

*上篇太多人问大神是不是认出来啦WWW你们以为我会轻易说出来吗!我只能说因为跟後续内容有关系这边就不回应了XD

*本周国际赛暂停一回合,因为我想放闪了(欸你

*这一回几乎都是在通车上写完的,我还想说怎麽写这麽久......原来已经4千字过了啊囧!(完成時差不多5千了|||)

*錯字什麼的,等明天回來再說(被揍

-----------------------------------

  叶修与蓝河现在脑子有点混乱,他们面面相觑,看了看旁边熟悉又不太熟悉的建筑物,眼里都带着茫然。 


  他们迷路了,比起只有孤单的两个人这件事,更糟糕的是......他们没有手机。 


  「你不都随身带着手机吗?」叶修很疑惑。 

  蓝河连翻白眼都懒,「你没看到我放在桌上充电?」 

  「我才吃惊好吗!」蓝河简直要抓狂,「一代大神居然没有手机!」他平常都在心里吐槽,这次终於受不了喊出来了。 

  而叶修还是那一脸无辜的:怪我罗?的表情,他真想一拳猫下去啊! 


  好的,事情是这样的。 


  比赛後的一天是选手的自由休息时间,要练习要干嘛随意,当然叶修并不是会主动去闲逛的类型,是因为苏沐橙有意无意的提了叶修的黑眼圈很重,才害他一时间遭群体大神挞伐用功过度好恶心之类。 


  虽然他也反驳了自己又不是选手这样的话。 

  但结果事实证明一个脸T也是赢不了13个大神的。 


  於是叶修就在大神们的「爱的表现」下被撵了出来,至於蓝河,那必须是靠谱跟翻译的代表。 


  但这次真的不能怪他,要知道叶大神熬夜也代表蓝河也一起熬夜,於是他們很有默契的一起在車上兩個頭晃著晃著就睡到不知道哪裡去。  


  「所以现在?」蓝河已经心死了。 

  「搭回去?」 

  「你记得站名?」他不抱期待的问。 

  叶修抬了眼看了看那没有中国语的站牌,除了长短以外看起来真是没什麽差别啊!共同点是都看不懂!不过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全念一遍倒是没问题。 


  他回忆了下,印象中蓝河有把最靠近的公车站牌跟火车站牌都拍下来,登时觉得这孩子真是太有前途了,语气精神的问着:「我记得你有拍——」但话到一半突然又没了气,因为他想起了,拍是有拍但照片放在手机里呢!

 

  蓝河一脸你知道就好的点了头。 


  说好的要分散风险呢?!叶修沉痛的想。 


  「嘛丶」他们两人异口同声地决定放弃看站牌,突然的默契让他们好笑的笑出声。 


  反正也知道对方大概要说什麽蓝河便果断的交出了话语权。 

  「总会有办法的,先去吃午餐吧?」 

  他们又相互笑了笑,还真的想得是一样的。不懂德语丶法语丶义大利语丶罗曼什语至少还会英语,而且问路本来就不算难事,这里的人大多都挺亲切的,那麽也就没必要这麽辛苦跑出来,又这麽轻易的回去了。 


  「啊,我想吃那个!」蓝河指着对面起司锅店的招牌,水灵灵的眼睛眨呀眨,叶修忍不住笑出声,被笑的蓝河不明所以的涨红着脸抗议,他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也看得出来那是瞧不起人的眼神好不好! 


  「没,就吃就吃。」 

  他摊手表示他也是很无辜的,虽然知道他的思绪有时候会突然的抛到另一头去,但是实际上看到还是觉得很有意思。 


  平时看起来明明就很稳重,但又同时存着少年心性。 


  瑞士的起司锅是出了名的,身为一个实在的G市人,蓝河是心水了很久,不过起司这种发酵的东西跟台湾的臭豆腐一样,那特有的苦味跟臭味不是一般人外地吃得惯的,即使有英文备注,蓝河还是点到了偏苦的类型,吃得脸都皱了。 


  还多亏了叶修调侃了下G市人就这点能耐,惹得他吃得更大口,脸蛋垮得更严重了。 

  叶修笑得够了,才推了自己的碗给他,「吃我的看看?味道没这麽重。」 


  蓝河半信半疑的尝了一口,终於出现了好脸色,「这个好吃多了。」 


  叶修径自的也勺了口蓝河那锅到碗里。 

  「还不错啊?」说着就直接把他那锅跟蓝河的调过来。 

  「你认真的?!」蓝河认真的观察了下对面的大神是不是在说客套话,不过对方看来是真的吃得挺满意的。 


  安置好五脏庙後,他们在附近逛了逛,这里偏乡下,一路上挺冷清的,但这宁静配上那山那湖泊倒是很美好,叶修瞧著没特别感兴趣,蓝河却看得很过瘾,一路上拍了很多国内无法拍到的风景照,叶修把这些收进眼里,觉得路上的风景看来更加明媚起来,或许跟看人吃得好吃,自己的东西也会变得好吃一样吧?他莞尔的想着。 


  蓝河拍着有时候也会不经意把镜头对到叶修身上,他有想过要不要帮叶修拍几张,只可惜他对叶修的流氓形象已经根深蒂固,马上脑海就浮现对方戏谑的笑说:「哥是有肖像权的人,你打算用什麽来换?」 


  想着他就完全拍不下去。 


  只有一次,叶修刚好抬头看着飞起的鸟群,那时风吹着,扫起了他不修边幅的发尾跟薄外套,背景还是那片神所恩赐的蔚蓝色,蓝河根本没注意到自己什麽时候按下了快门。 


  嘛,反正是背影,没关系的吧?蓝河看了看相机的画面,没有忍心把照片删除,不过也没好意思高调的告诉本人就是。 


  否则要说什麽?画面太美,所以不小心拍了下来?不行太丢脸了,又不是撞到头了。 


  「博远,你有带水吗?」 

  真违和,蓝河汗颜,总是在萤幕那头小蓝小蓝的叫的人,叫起自己的本名怎样都有点你谁啊?叫我吗?的感觉,尽管不是第一次了。 


  「大神啊……」蓝河叹了口气,语气有点没辄, 

  他翻了翻背包,却只有一只装着一口水的空瓶子。 


  蓝河看了它一秒,两秒……他真想把前几秒的自己埋了。 


  拉不下脸,他只好话锋一转,摇了摇手上的空瓶,装着一副我本来就知道这瓶子是空的的姿态说,「这边外头还满多装水的地方,去找找吧?」 


  听着後头传来了貌似笑声的气音,前头的青年表示他什麽都没听到! 


  他们的运气不错,走没多久就看到一处喷水池,蓝河拿着瓶子接了水递给叶修。 

  叶修不禁觉得这小孩是在报复他还是玩他吧? 


  「别一脸不相信好吗?这里的人都是这样喝的。」蓝河没好气的回应。 


  叶修姑且相信的喝了口,就看到青年闪烁着好奇的眼神看着他,「如何?!」 


  「还行。」 

  「那就好,我也要喝。」他伸手接回了瓶子。 

  「你果然是找我试毒的吧?」大神觉得心灵受伤了! 

  蓝河有点不好意思,「咳,口渴的是大神嘛。」 


  「那接下来差不多该去找回去的路了。」 

  蓝河看了看天色,虽然现在也不算暗,但这里的纬度高多了,天黑的速度比较慢。 

  得到叶修的应声後,蓝河拿着随身的瑞士旅游册打算去问问,就感觉小腿撞到了什麽东西。 


  一个金发小男孩拉着他的外套。 


  什麽情况?!蓝河马上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周围,除了视线内有个阿婆溜了只腊肠狗过去,就没其他人了。 

  重点是男孩子看起来迟早要哭的模样,实在不太像自己跑出来的。 


  蓝河赶紧蹲下了用英文问,「你家人呢?」 

  只见小男孩回一串不知道什麽语言的话语,小小的鼻子吸了两口。 

  看着蓝河呆住叶修也蹲了下来,「他说什麽?」 

  「不是英文……」 


  「同种字母听起来不应该都差不多吗?」 

  「那你听得懂每个地方的方言吗?」 

  「……」说的是。

 

  「那怎麽办?」 

  「你爸爸跟妈妈呢?」蓝河试着用更简易的英文,虽然他是不知道啦,不过通常这两个词在发音上每个地方都大同小异。 

  只见男孩呜嘤了声本来还好现在看来马上要大哭了。 

  蓝河慌了手脚,安抚了声,「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大大你别哭啊!」却忘了自己说的是中国语。 

 

  「小许你这样不行啊。」叶修看着直摇头。 

  刚被打枪的蓝河心里很受创,「你有什麽高见!」 


  「让哥来教你,来个纸笔。」 

  蓝河翻了翻背包,递给他。


  叶修的绘画能力不能说好,但画了这麽多年的攻略丶游戏上的注记,自然不会到鬼画符的模样。他随意画了方才的喷水池丶小公园,还有附近的地标,纸上写了个where you come?不得不说还挺聪明的。 

  但这时的蓝河可没法坦率称赞。他噘了噘嘴。 


  男孩接过了纸笔,还以为事情终於有进展了,便发现男孩只是在上头画了一个人丶两个人,然後开始涂起鸦来罢了,不过至少看起来心情好了不少。 

  「……」蓝河应该要笑的,但这种事态实在是有点难笑。 


  他们沉默的对看几秒,最後蓝河站了起来,「我去附近问问好了。」 

  没等叶修的回应就小跑步走了。 


  所以他没看见叶修现在的那副说着你就这样丢我一个人啊?的呆愣样。 

  人生地不熟丶语言不通,还带着一个沟通不能的孩子,叶修表示就算他快奔三了,心情也非常徨! 


  所幸蓝河的运气不错,才问了两三个店家,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视线往下的东看西找。他一上前搭话就bingo了。 


  蓝河带着她回叶修停留的地方,女人客气的连声答谢,并且跟小男孩说了什麽後,一同跟蓝河他们挥手道别。 


  蓝河吐了口长气,成就感十足的笑了笑,谁知一转头,叶修就严肃的搭着他的肩说: 「博远,你在这里……不要轻易离开我啊!」


  许博远,25岁,头一次觉得叶修大神很可爱。

  「安啦,你有绘图交流技能! 」

  「……」


  又找了一段时间的路,叶修突然想到了什麽,「对了……你们刚刚讲的是英文吗?」 

  「窝曹!」难得粗口的蓝河懊悔的抱住头。 

  「小许……你是那种一次只能专注做一件事的类型吧?」叶修的眼底带着难得的怜惜。

  「对啦!」蓝河红着脸承认。


  他们回到了原本来时的公车站牌。

  「嗯,这边应该就可以直达了吧?」 

  「如果不行的话刚刚也看到民宿在哪了。」 

  「哇,多度假一天,他们一定很欣慰。」蓝河皮笑肉不笑。 


  「不知道能不能报销?」 叶修很认真的思考着,他觉得出来一天的开销就让他感觉肉痛。

  「大神欸!」 

  「大神很穷的!」 

  「欸丶不会吧?」蓝河才正要认真担心起来,後头就传来了熟悉的语言。 


  「不好意思,你们在找路吗?」 

  一转头看到了那年轻人挂着张中国人的脸型,蓝河觉得自己快哭了,他连声答是。 


  他是在瑞士留学的青年,他边聊着真意外会有旅客来这个地点,一边热心的跟他们解释着那几班车可以搭回去。 


  「回苏黎世的车满多的,其实也还挺早,再晚一点的话正好可以看到夕阳,不赶时间的话介绍你们这附近一个景点吧?」 

  青年说着,盯了他们两个几秒,用着颇有意味的表情笑了笑:「是来到这边的必知景点。」 


  蓝河听到夕阳景点就眼睛发出了闪光,他眨呀眨的询问叶修的意思,对方耸肩,虽然宅男大神已经没有脚力了,但是再看个景色也是没关系,再说他可不忍心拒绝小年轻的闪亮视线。 


  「就去吧。」 

  才一说完,便听到青年小声的噗嗤一声。 


  他们同时转过头,那人就笑说了声抱歉,搞得他俩一头雾水。 


  直到年轻人把他们带到了景点,蓝河才大概猜出他在笑什麽。 


  那边确实是看夕阳的好地点,同时也是个绝佳的情人景点。 

  放点望去全都是双双成对的。 


  蓝河窝操啊!心想着他跟这货哪一点像情侣了,不过就是两个男人一起出来走走很罕见吗?莫非……其实他跟叶修有夫妻相?!不不不,他必须清醒点!他一点都不想跟这张嘲讽脸有相似的地方。 


  「我跟你有夫妻脸吗?」叶修问。 

  蓝河差点就把口水往他脸上喷, 不要在这种地方搞什麽同步率!「 完全没有。」


  「啊……」吐槽完的蓝河眼神一下移,他注意到最有可能的原因了。 


  他们穿着「情侣服」。 

  但这是个误会,那是因为国家队的T恤是同个款式的啊! 

  蓝河跟叶修都无语了,谁能想到同一件衣服数十个人穿那叫制服,两个人穿就成了情侣服?! 


  「……」 

  「看风景,看风景。」 

  「嗯。」 


  他们坐在草皮上,附近的情侣们都沉醉在自己的小世界,一点都没感觉到另一组人的加入。他们隔着很普通的距离,蓝河却觉得靠近叶修的右手臂有股难以言喻的麻痒感,其实他想要直接拉开一段位置,但这麽做反而奇怪,他只好坐立不安的假装拍照的偶尔站起来。 


  叶修倒是看得认真,没感觉出蓝河的紧张情绪。 


  景色很美,落在水面上的紫红色光辉迷人至极,但蓝河实在是没心力去欣赏,该说是很窘还是很窘还是很窘呢?一想到被误认成男同志他就有点无法淡定,更不用说件物还是一旁的荣耀大神了。 


  「欸。」叶修唤了声。 

  蓝河的毛燥感在叶修突然勾住他手指时升到了最高点。 

  他吓了跳的转头看向他,却被叶修抓着头转回水面那方。 

  夕阳像是咚了声地沉入湖里,他不自觉的摒住呼吸。 

  那是難以言喻的一種感動。


  「你怎麽看出时间的?!」蓝河很兴奋。 

  但事实很单纯。「我只是想提醒你它快沈了而已。」


  

  要搭车回去的时候,他们又碰上了出来买东西的那位留学生,他跟他们道别之後喊了声:「祝你们幸福。」


  蓝河跟叶修登时都石化了。 

  「大神我觉得……」

  「嗯?」

  「他应该是那个吧?」

  「嗯……哥也这麽觉得。」


  说着他们对看了眼,不禁大笑出声,男人之间的好默契在於,话不用说得满对方自然就懂了。


  回到了饭店已经是八点多的时候了。

  苏沐橙拿了份保险起见所保留的晚餐给他们,开玩笑的问:「约会舍得回来啦?」

  蓝河一口茶就这样喷了出去。

  叶修倒是淡定的很,「……就某方面来讲是没错。」


  「别提这种囧事了!」蓝河大声的喝止了这个话题的继续。 


TBC.

往第六章>

评论(14)

热度(93)

© 狄希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