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许博远。」 06

*葉修生日快樂啊啊啊!!(瑞士時間(。

*說好要圈的 @↑ ↑ ↓ ↓←→←→BA 

*太久沒寫了連我都快忘了劇情(被揍

*看著簡略的大綱我心想著我真的有辦法寫10多章嗎WWW但確實還有好多梗不知道怎麼塞XD

*本來還在擔心這篇的字數不夠,一直看著字數,結果就爆了(。

*還在等這篇的太太們,小芙愛你們喔~~!

--------------------------------



  世界杯的赛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单论要几场比赛才能抵达冠军,确实是满少的,一共就四场而已,在众多国家的高手队伍中,赢下四场便是世界之冠。

  第二场比赛回来,气氛有点奇怪。赢是赢了,但有些惊险。


  主要是孙翔在擂台赛上出了点问题,跟他比赛的是一个头脑相当聪明的玩家,虽然在轮回与兴欣一战的时候他应该就了解到自己不是适合跟人比战术的类型,但对方巧妙的激起孙翔的好胜心,而当比赛被其中一方主导後,胜负也不在话下,对方甚至保持了一半以上的血量对付下一场,很完美的一挑二後功成身退。


  国际赛上每组都是各国的精英,人头分也算的很精,有不少组别都是以少数分差出线的。


  这样的插曲让叶修一度犹豫了团体赛的时候,要不要按原先预定好的让孙翔出场,虽說一开始下场的时候他确实是有些浮躁,但隨後在他身邊缠绕著的更是一种呼之欲出的好胜心,「我可以上场,我很冷静。」他没有说出口,叶修也感觉得到他的眼神是这麽说的。


  在这种时候的选手,容易成长也容易殒落,比起相信队友什麽的,他当时的想法更像是在好奇着这样的孙翔能成长到什麽地步,他感觉有些热血过头,所以回头看了看周泽楷,连话都还没说,對方就点了个头说:「可以的。」


  於是就这麽决定了。


  尽管如此团体赛依旧是他们的难关,即使每一战都会有新的收获,每一战也都会有新的问题,打配合一直都不像说的这麽简单。


 「怎麽了吗?」听到叶修轻叹了口气,蓝河问。

  虽然是他自己问的,但他原本以为叶修不会回答他的,叶修也以为他会像以往一样说一句:「没什麽。」


  但他说的却是:「心情复杂……吧?」


  「吧?」

  「嗯。」


  「你吗?」

  「嗯。」


  过度的惊讶使得蓝河没问出什麽有建设性的问题,比起原来这个人也会有这种烦恼,会「跟他说」这件事让他更为吃惊。


  好在一个敲门声终止了他们奇怪的沉默。


  「领队。」那温和的嗓音来自於门外的喻文州。

  叶修早知道他会过来便把准备好的资料交给他,「这个给孙翔。」说完便使了个眼色。

  喻文州大致意会到那是什麽意思,扯扯唇,「其实你亲自跟他说也是可以的,孙翔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我知道。」虽是这样说着叶修却困扰的捎了捎头发,比起对对方没信心,不如说是对自己没自信,跟他会把跟莫凡沟通的事情交给苏沐橙,算是一个意思。


  「不过只怕万一嘛。」他说。

  喻文州也没再说什麽,「我知道了,会拿给他的。」他收下文件就离开了。


  当时他们复盘的时候,孙翔周围的气压明显的低,像是在自己思索着今天的比赛,在那个场合下叶修没有说太多,而是粗略的说了些,回到房间後才把详细的重点问题打成文件。


  其实也只是怕是直接说出口会产生不必要的隔应而已。

  说来国家队一开始最需要磨合的也是这事,全体14个人,虽说多少都有点交情,全明星赛也组过对,但到底还是很不相同的,在全明星赛中可以不太在乎胜负,国家队可不行,他们每人都有各自的骄傲,各自的主见,甚至是各自的脾气,在自己队伍时他们各个都是队上的王牌,多少队友们会主动去包容,但在国家队上就只能撕逼了。 


  大大小小的事情在先前集训的时候都吵过,不是他们心里素质不够,而是每个人都求好心切罢了,毕竟单以年纪而言他们也不过是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都别吵!通通用实力说话,赞成跟反对的各分一边,实战PK去。」

  那阵子叶修最常说的大概就是这句话,而他自己是没卡不战的永远观战派。


  肖时钦为人厚道,一开始没搅和进去,倒是很担心的看着队友们的厮杀,「这样做法真的没问题吗?」他觉得他们厮杀得有点惨烈。


  叶修不痛不痒,「打情骂俏而已嘛,你看喻队都没说话了。」

  打情骂俏……肖时钦无语了。


  被矛头指到的喻文州只是笑了笑,「实战经验多几场不坏事的。」虽然这麽说的他,人站在场外。


  肖时钦:「……」他看着他们心里的感想是:切开来都是黑的!


  「唉……」叶修看了看已经没人的门口,又是叹了一口气,有些困扰的手搔了搔头,他虽然觉得喻文州看得懂他的暗示是不想让孙翔知道那文件是他给的,但总是觉得他不会按着他想要的做,就觉得有点麻烦。


  算了……他心想着,一转身就差点撞上一直站在他身後的蓝河,他扯唇笑笑,揉了揉他的头就回电脑前看比赛的视频。


  对上眼的那一刹蓝河本想问是这次比赛的事吗?刚刚那个文件。不过总觉得像是问废话一样又什麽都没说。


  他下意识的摸摸被叶修揉过的头颅,他其实有点想问怎麽了,发生什麽事,叹气的理由是什麽?可就算叶修回答了又怎样呢?他不过就是小玩家,即使是比大部分玩家还要强的小玩家,但他可没妄想自己能够对神人级的他们提出有價值的建议。


  那麽不就是纯粹的八卦而已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便不想问什麽了。


  「我也来帮忙吧?」他倒了两杯水递过去。

  「来吧。」对方笑着招呼他坐到他旁边来。


  他们两一人开着一台笔电挨着坐着,叶修那台拨视频,蓝河那儿打字纪录,蓝河敲着字跟叶修聊着比赛,还是不禁分神瞧着那双看不清在想什麽的眼睛,他看比赛的时候专注却不严肃,甚至是轻松的,大概是因为看很多次的关系吧。


  「怎麽了吗?」

  蓝河回神,「没。」接着随意找了个问题转移了话题。


  他只是觉得,心脏的位置有点空,不是不舒服,只是有一点空而已。


  扣扣。

  叶修起身走去开门,蓝河注意了一下时间,快午夜两点了,他拉直了手臂伸了懒腰,看到进来的是苏姓美女马上就愣了。


  「送宵夜来啦!」苏沐橙端着一锅明显刚泡好的泡面进来,蓝河迅速的检查起自己的衣服有没有太邋塌,毕竟两个男人在没人打扰的时段谁都不会太注意外在的。


  「什麽味的?」叶修问。

  「香菇炖鸡。」

  他哦了声,「妳吃了吗?」

  「跟秀秀吃了,这是剩的,我们下了三包!还在想要不要下四包呢,你看就剩这麽点了,将就吧!」苏沐橙有些小懊悔的撇撇嘴。


  三包……叶修默默的看了看锅子剩下的量。

  「行了。」叶修朝蓝河招招手,「小许,来来来。」


  「叫狗呢……」蓝河对那口气颇无言。

  腼腆的对苏沐橙点了头道谢。


  苏沐橙一边摆弄着碗筷,跟蓝河分装着泡面,一边问:「我听说罗,我觉得你根本不用这麽在意。」


  「他现在可是队友。」叶修苦笑,自然是听得出来她口气有点酸味。


  「我知道啊,我跟他当队友的时间比你还长。」说完她头撇到旁吐吐舌,一脸但我就是没办法喜欢他。


  叶修看她那故做孩子气的闹别扭,眨了眨眼,没辙的继续吃面。

  蓝河看着他们一个像撒娇丶一个像宠溺,想着心中有点微妙的感觉是因为格格不入吧?然後也安静得继续吃面。


  「那个啊……」苏沐橙眼神游移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问,「……你是不是在想当时你也有错?」

  叶修怔愣的看她,像是在想着你怎麽会知道。


  全收进眼底的蓝河不知道突然觉得坐不住想走人了,可,又在意个半死,因为这应该就是叶修叹气的原因。


  「不,只是觉得可以做得更好。」他说。


  苏沐橙挺不以为意,想起来还是觉得呕气,「他们根本听不进你话……」

  叶修温柔的摸摸她的头,没多说什麽。


  「女孩子别这麽晚闯到男人房里,我会被你哥骂。」送她出去的时候叶修唠叨了两句。

  她俏皮的笑笑,「知道了,晚安。别太晚睡了。」


  送走了苏沐橙,叶修回头看见的是表情挺复杂的蓝河。

  那一张脸有点哀怨又有点委屈,却又努力装做什麽事都没有。

  藏不住表情的青年真的是挺可爱的。


  「想问什麽?」

  「我可以问吗?」 那声音扁扁的,闷得很,连蓝河都惊觉自己的语气怎麽那麽委屈。

  叶修还是忍俊不住,然後被蓝河狠狠的瞪了一眼。

  「这是闹别扭了?」

  「别人吃饭的时候私下打哑谜一点都不厚道!」怒。

  他又笑了两声,简单的解释,「嘉世的事情而已,跟当时报导的……也就差不多是那样了。」


  他这麽一说,蓝河也就终於能把刚才他们说的那些话理成一条线了。

  包括叶修那时的胜率下滑,包括他们都以为是因为黄金一代的登场叶修的光芒才变的隐晦……包括嘉王朝当时的追杀……不会吧?不会是他想得那样吧?那样会有多难受呢?


  「他们……他们孤立你……吗?」他不知道该怎麽问出口会比较好。

  叶修却仍是那般的云淡风轻,「小朋友们闹情绪罢了。」


  小朋友……你好像也没大多少吧?蓝河一瞬间又觉得不正经了。


  「像绕岸垂杨?」

  「谁?」

  ……好吧,他没指望他还记得。


  「被你用枪炮师30秒打趴的那个。」讲出来也实在有点残忍。


  「哦哦,他喔,差不多吧,总会觉得挺可惜的。」讲起这种话题,他忍不住点了起菸。

  「不过你们公会的蓝河就不错。」他说。


  「欸?」

  「人稳重,也聪明,虽然有时候出一點蛾子,不过到底不会意气用事,是个好人才。」


  「呃呃呃……!」蓝河一下子慌乱得起来,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模样,叶修笑了笑,挑眉,「怎麽?不认同吗?」


  「咦啊?!不丶不是。」

  他差点要把谢谢两个字脱口而出。


  「我……我先去个厕所!」


  连厕所都报备也真是挺认真的叶修心想。

  他完全没想到蓝河懊悔的要死。


  他怎麽就没有更靠谱的藉口啊啊啊!蓝河真是受够了自己着急时的脑袋。


  但是丶但是他在叶修心里居然不止是个被虐的菜之一吗?

  蓝河不得不感到有些得意,他已经很久没有为自己的工作能力有所自豪了。


  被荣耀第一人给夸奖的感觉真是难以言喻的爽快。

  他觉得要憋着不尖叫实在太痛苦,於是亢奋又不能大叫出来的此时他只能在厕所里绕着奇怪的圈子平复自己的心情。

  他不敢看镜子,那一定是相当丢人的表情。


  从厕所走出来的时候,叶修正在阳台抽着菸。

  眼神還是那般淡薄,又若有所思。


  他想叶修绝不是什麽都不在意,不然的话他大可不必守着嘉世直到那里确实的容不下他,蓝河一开始就对要接手一叶之秋的孙翔不抱着太大的期待,不单是因为他是蓝雨的人,而是孙翔那股狂妄的打斗风格他怎麽看都看不惯,也许是因为这会让他连想到讨厌的同事,他总觉得这种人就是要狠狠摔一跤,才懂得什麽叫内敛。


  然而孙翔真的摔了一跤,也真的变得内敛。


  他在想叶修或许会想,是因为自己跟轮回不一样吧?他会不会很懊悔得想着如果他能够靠自己的力量连系住队里的情感,也就不至於被孤立,甚至是到嘉世变成这样的局面吧?


  可他终究跟他是不一样的吧?「如果」这两个字,蓝河深信叶修绝对不会让他停留太久。

  可为何,他觉得这样子反而让人觉得心疼呢?


  「在想什麽?」

  「四强赛。」


  是了,因为他总看着未来啊……


TBC.


往第七章>

评论(8)

热度(54)

© 狄希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