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人们称之为向导。序

*是坑。

*可能是坑。

*至少现在没时间填所以是坑。 (重要的话要说三次!(被踹

唉呦就是腦洞了想先記下來的意思啊!(再次被踹

*哨兵向导梗,但作者涉猎不深,BUG的地方全看做私设即可。

*会出现其他的哨响组合。感觉会有点多,出没处会提醒一下//

*文的名字可能会改,因为怕坑了,所以姑且就先这叫这名字。 (喂

--------------------------------


  「谢谢你的笔记。」请假了两天的蓝河花了几堂空堂,快速的抄写完统计学的笔记,虽然还來不及消耗掉内容。

  「不客气,哪里看不懂再问我吧。」系舟笑着接下本子,看了下时间准备要去打工。

  「欸,系舟。」蓝河还是决定喊住了他。

  「怎麽?」


  「呃丶」每次这种时候他总是不知道要说些什麽,不过次数多了,他倒也摸索出自己的一套sop。


  「你最近打工有增加吗?看起来有点累。」

  虽然他真正想说的是,心情差。


  系舟稍微张了大眼。

  「看起来很明显吗?」


  「不会,只是有点这麽觉得而已。」

  骗人的,其实他的表面工夫做的很好,只是蓝河「看到」的是更深层的东西,好比说系舟身旁的黑猫正在烦躁的梳理着它的毛发。


  蓝河试着靠平常的「方式」轻柔的顺了顺猫的後背,而黑猫也舒服的轻蹭蓝河的手……或者该说是蓝河的意识,他不会形容,因为他觉得这时的自己有一半是处於异次元。


  那只猫,只有他看得见。


  「真的都瞒不过你。」系舟苦笑,「只是职场上有点争执而已,大概会看情况辞掉吧。」


  「是吗?」他说,「有什麽困难再告诉我吧。」


  「嗯,每次跟你说完都觉得轻松多了。」

  「不愧是疗愈系啊。」

  「哈哈。」蓝河乾笑,对这个称呼不予置评。


  不知道是从什麽时候开始他在朋友圈里就常被这样子戏称。

  善解人意,心灵导师,治愈系萌宠,各种都有。

  甚至有着只是看着他,心情就会变好的传闻。


  哪有这麽神,不过就是帮别人的宠物顺顺毛而已,蓝河是这麽想的。


  是,他从小的时候就看得见不可思议的生物,或者说是灵?

  并不是死人啊,或是妖怪什麽的。

  而是动物。

  只有他看得见的动物。


  那是依附在他人身边的动物,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动物的种类各式各样,重点是他们会反应出被依附者的心理状况。不管是好或是坏。

  他的察言观色,有些也不是依靠视力,而是一种或许叫做感觉的东西。

  准确率百分之百。

  说出来会被认为是中二病的东西。

  或者还要再加上幻觉症。


  事实上他年纪在中二时期的时候,真的有想过自己的奇异能力其实是上天给他的使命!他必须拯救身陷苦海的人们,尽管那些情绪的潮流让他头痛的几乎崩溃,但他可是正义的夥伴啊!是不能叫苦的。


  直到他有次逞能逞大了,自以为可以对付一个精神有问题的罪犯,结果一靠近便晕了,太过敏感的情绪感官丶和一个仅只十四岁少年的心智跟本承受不住那些带有恶意的负面情感。


  在清醒前似乎是有人以口度气给他,尚未清醒的他还迷糊地想着晕眩需要人工呼吸吗?

  就听到那个人对他说:「上天不会派人类拯救世界,能拯救的只有自己,跟少数的别人。」


  他不服气,才想回嘴,却在听到那人的下一句话之後,安分了下来。

  那不是斥责而是痛彻心扉的寂寞。


  「人类轻易的就会死,所以不要去找死。」

  他是这麽说的。


  蓝河哭了,也许是因为这附体质的关系吧?

  但那个人却轻声地笑了。


  从那之後他就开始避开人潮聚集的地方,和负面情绪聚集的场所,然後他慢慢了解到他的「能力」也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


  「好想去检查脑波啊……」蓝河咕哝着,他总觉得年纪越大对周围的情绪波动就越不适应,总会有好几天希望去医院检查完,医生能告诉他他只是幻觉加中二病发作而已。


  前两天的他也正是被学校那些庞大的情绪潮流给震晕了,一回神已经在家里发着高烧。


  最近的学校怪怪的,他老觉得晕,虽然蓝河是这麽想的,但还是把这归类於中二病的後遗症了,毕竟,太不科学了。


  他没有再想,因为他又开始发昏想睡,脚踩着飘忽的步伐。

  尽管在家躺了两天,他今天的身体还是很累,不然平常的话他一定会马上掉头的——而不是选择跟一团如重压般的意识云撞上。


  「勒?」

  一回过神他已经落到草皮上了,旁边没有教室丶没有走廊,只有一片无止境的云海跟落在四处的置物架跟随地的垃圾,他嘴角不禁抽了一下。

  他是幻觉症加重了吧?还是他这次是晕倒在学校走廊上?饶了他吧!他不想以这种方式出风头啊!

  

  但他还没试着把自己叫醒,天空中就掉下一批垃圾——不,仔细看其实是资料,到他手里,他眨了眨眼,搞不清楚状况。


  这世界忽然便响起了男人的声音。

  「OO资料,放在A处,XX资料放在C处,还有——喂!那谁,都进来了还不干活你这样觉得心里过的去吗?」


  干活你大爷!


  想是这样想,蓝河还是俐落的动作起来。

  帮这个不知名的世界清扫,一边忙着还得到了手脚真勤快,聪明聪明,下次欢迎繼續光临等称赞。


  「你倒是下来帮個忙啊!」蓝河终於忍不住怒吼。


  让他清醒的是他所崇拜的学园偶像的笑声,虽然蓝河现在还半开着眼得躺在床上。

  

       「哈哈哈,我不行了,老叶你哈哈哈哈,会长你觉得怎样?」  

  那会长貌似没有回应,倒是一个女人拔高了声音。


  「所以你就这样裸奔吗你?!」

  那人四两拨千斤,「我怎麽知道?野生的向导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啊。」

  「那你还门户大开得让他走进来?!」

  「欸,不能这样说,我这里也很久没客人了。」而且能进来的也不多。

  女人简直气得像把火烧了起来。


  「但你还叫了客人帮你打扫家园呢!」黄少天补了一刀。


  而女人继续骂:「你到底知不知道摆着神游的姿态闲逛有多危险?再怎麽心情烦躁也不能脱离意识啊!」


  「所以我不就没有脱离吗?他现在也好好的嘛,你要知道哨兵偶尔会有情绪不稳定的那几天嘛。」


  「他刚刚是说他大姨妈吗?」少天问。

  喻文州笑了声,没有回应。


  

  直到蓝河真正清醒的时候,看到自己身处的学生会室简直是间动物园,差点又要昏了。

  然後他才知道原来以前像他这种人被称之为「向导」,但现在已经成为无人所知的都市传说了。


TBC.



往第一章>


评论(10)

热度(69)

© 狄希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