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人们称之为向导。章之一

*我又回來寫葉藍啦~~想我嗎XD

*我還是不確定他是不是坑。(靠

*我只是忽然很想寫(靠

*《許博遠》請再等等我,我最近腦袋空白常駐中(靠

序章這邊走~~


--------------------------------

  「暂停一下,等等等等,先丶先暂停一下。」蓝河举起手打出暂停的信号,现在得知的信息量有点太多,他快要不能负荷了。


  什麽哨兵丶什麽向导丶精神向导丶结合热,精神结合……太多没听过的专有名词,与科幻一般的设定情节让他晕头转向了起来,他都快想问那他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还叫作「地球」了吗?


  所幸的是现在学生会室里的人已经没有他晕倒时这麽多了,大概是上课钟已经响了的缘故吧。


  「不用记这麽多没关系的,慢慢来就好了。」细心的端杯茶给他的,是中文系的系花「苏沐橙」,即便在不同的系所,蓝河也因为她才貌双全的关系,早早就耳闻过她的名讳。


  姿容出色的脸一下子接近自己,令他有些窘迫,他怔愣了会才答谢,而令他回过神的是小腿被毛给扫过的触感,他低头一看,那是匹银灰色的狼,那正是苏沐橙的「精神向导」,据说她是被归类於「哨兵」的那边。


  同样被归於哨兵的叶修,打了个呵欠,摆摆手百无聊赖的说:「其实没这麽复杂的,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什麽选择?」蓝河皱着眉头困惑。

  「一,接受这个设定;二,当自己是幻想患者,这一切都吓不了你的。」他才说完,下一秒立刻被陈果巴头。


  「你在说什麽浑话啊!?」那声音一出,蓝河立刻就认出她就是在他半梦半醒时出口训斥叶修的女性。


  「我是说认真的。」他换了点严肃的表情上来,「小蓝学弟现在也过的很好啊?又没被『塔』的人发现,而且向导有权过着一般的生活,更何况现今的社会已经不再需要向导跟哨兵了。」

  「可是你——」陈果话才一出口,就被叶修一个淡然的眼神给挡住。


  顿时气氛变得有些凝结,蓝河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麽,「请问……?」他眼神飘向局外的苏沐橙那头求助。


  苏沐橙局促的乾笑两声,显然是知道那两个人是在僵持什麽,「这个……」


  「唉。」叶修大声的叹气,「我不知道你们在着急什麽,但不将『普通人』涉入其中不正是我们的原则吗?蓝河学弟,百分之八十的安全跟百分之五十的安全,当然会选『百分之八十』的安全不是吗?」


  「学长说的是什麽意思?」


  「哨兵与向导的知识是因为你是份内人,本来就该让你知道,但要不要踏足这个世界是另一回事。刚才说过的,因为哨兵向导是战争时期才产生的特殊基因,现在已经基本没有在使用这个系统了,但是由於哨兵与向导本身就是特殊的存在,中央政府还是有隐密的机关在登记残存的人数,也就是如果政府想要的话,被塔登记的人是必须执行一些必要的命令的。」


  「必要的命令?」蓝河咽了咽口水。


  「没错,当然是只有哨兵和向导才能完成的任务,虽然被数量很少,通常也不会委托我们这些学生,不过还是存在着可能的风险。」

  

  也就是有些不知道比知道要好的道理吧?蓝河拿着和他们借的关於哨兵和向导的簡介册子心想着,直到开始上课时他还是一直在回想着欲言又止的苏沐橙与陈果的表情,和叶修明显在阻止着什麽的举动。


  他会阻止的原因,大概八成是因为他真的是执行过甚麽危险任务的关系吧?说起来他唯一没看到的就是叶修的精神向导呢,那麽那片意识云跟当时他摔进去的那个空间又是什麽呢?


  他翻着册子,已经完全无心於课堂上的内容了,尽管如此这些文字上的内容还像是角色扮演一般,好似是中二时期的脑内世界被告知是真的而已,当成是幻想症确实更加容易。


  「啊。」忽然他不小心惊呼出声,周围的同学好奇转头看他,他乾笑的掩饰过去。


  令他惊讶的字眼是「精神图景」与「神游」两个词。

  精神图景是指哨兵或向导的精神化世界,也就是具象化的意识空间,而他会毫无防备的摔入叶修的精神图景,搞不好就是因为他「神游」了。


  一个哨兵通常只有在精神状况极差的时候才会脱离自己的意识进入神游的状态,那麽不是很差吗?!蓝河托着额头有些不知所措,这下子他全懂了。陈果与苏沐橙应该是希望他能帮助叶修吧?也就是成为对方的「向导」,而叶修则是阻止了她们对他的劝说抑或是「邀请」。


  他又能怎麽做?自己切的乾净远离可能的危机当然是上上之选,他早已了解了成为正义之士所需的代价不是吗?

  可是这样的选择,却有可能变成眼睁睁的看着叶修发疯?尽管那只是他有几面之缘的学长,其实没必要为了他赌上些什麽的。


  百分之八十的安全跟百分之五十的安全,完全不需要犹豫的。



  下课时,蓝河走到顶楼靠着铁栏杆,还是有种说不来的疙瘩。能帮的人就顺手帮一下,是他本身的信念,然而这次他却犹豫了,不只是因为有可能危及到生命,而况册子上写的哨兵与向导本身就是极为亲密的存在,单凭一句「我帮你吧」而介入,对方大概也会困扰吧?

  他懊恼的捎捎头发,脑袋的回路跑到了死巷里。


  「上课不上课,这样不好喔。」叶修突如其来的将头伸向他旁边,他惊叫了一声,完全没发现对方是什麽时候接近的。


  「你怎麽知道?」知道他在这里,知道他刚没上到课?


  「这就是哨兵的五感啊。」他边说边拆开口袋的香菸,正大光明的在禁菸的校区抽起,「视力只是其中之一。」


  「那老大你的香菸应该也OUT了吧?味觉。」蓝河无语的指着对方口中的东西。


  叶修轻笑,「是没错,不过这儿的内容可不一样,算是类似镇锭剂的东西吧?」他吐了口白烟。


  蓝河不太能相信,他转移话题,「学长……」

  「叫『叶修』就可以了。」


  蓝河觉得辈分还是挺重要的,「学长你状况很不好吗?」他迟疑的问出口。

  「谁说的?」他又笑了笑,「你别看她们紧张成那样,我没有向导也不是一两年的事了。」蓝河觉得他看起来也像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可是终归……没办法很好不是吗?」他仍然撇开了去确认是否会精神迷离而死的结果。

  叶修没有正面去回应他的话,只说了句:「人类轻易的就会死……」


  而蓝河满脸诧异的接了下去:「所以不要去找死。」

  叶修眨了眨眼,像是在困惑着为什麽对方要这样接下去,「没错?」



  蓝河的脑中已经回绕起数年的那件事与那句话了。

  『上天不会派人类拯救世界,能拯救的只有自己,跟少数的别人。』


  他不自禁的开口,「学长丶叶修学长……」

  「我可以做你的向导。」他说。


TBC.


往第二章>

评论(6)

热度(70)

© 狄希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