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人们称之为向导。章之二

*本章內有喻黃喻成分。



  「别吧?」

  叶修怔愣了半晌,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蓝河看着对方傻住的脸与下意识的回绝,也懵了,「哈?」


  叶修回过神,试着修饰了一下自己的用词,「呃,抱歉我不需要。」

  可惜并不到位。

  蓝河简直爆炸般的瞬间炸红了脸颊,「那就算了!」说完他便快速的转头冲下楼。


  他并不是生气,严格来说只能说是恼羞而已,因为他脸皮本身就薄的关系。

  可是他的脑中仍轰隆隆的想着「这算什麽啊?」尴尬丶羞耻与难以言喻的麻痒感爬上心头,为什麽明明他没这个意思却有种告白被拒绝的感受,而且还被拒绝的很丶乾丶脆!


  他的自尊心无法容忍这一切,可是,却又不是他的自作多情?

  那一瞬间叶修与数年前帮助过他的模糊身影融合在一起,他忍不住就开口了,明明有考虑过不要这麽冲动丶不要抱着为了想拯救的心思介入的。


  好丢脸。他想。


  可是他又恼着叶修一点都不留情面给他,他敢打赌那句「别吧」绝对是嫌弃他身为向导的能力不够的意思,他也不是不清楚他就是一个菜鸟啊。

  

  他大口的啃咬作为午餐的沙拉面包,忍不住在地上踱步。

  一只蓝色的水鸟轻轻的啄了他的脸颊,那是他原本以为是妖异,现在才知道那是被命名为「精神向导」的动物,他称呼牠为「春雪」,他当时甚至去图书馆查阅过鸟类图鉴,但春雪与上面的鸟类都不同。


  「我没事,让你担心啦。」他轻拍春雪的头,顺道注意了下周围有没有其他人,他可不想被当成神经病。

  他看过册子所以知道精神向导其实也有着攻击人的能力,他想他的小水鸟大概是办不到,不过苏沐橙的灰狼倒是很能想像。


  「你被甩了?」

  这回从他後头探出来的人是系舟,他直接把饮料都喷了出来。

  系舟嫌弃的看着他。

  「并没有。」他压着重低音的说着,一边擦拭嘴巴。


  「那你干嘛一脸被甩的样子?」

  「什麽叫做被甩的样子啊?!」他吐槽。


  「就是这张脸嘛。」他好笑的说着,坐到他旁边,他的黑猫与他的小水鸟玩闹了起来。

  但他好像看不到吧?蓝河心想。


  「因为我看到你好像跟谁在顶楼说话……啊你知道的,我有时候视力会特别清楚。」他说,而蓝河想着因为他也有着哨兵的基因,只是强度不到一定的程度的话,似乎无法被称为「哨兵」。听说这是因为能力在繁衍时自然而然的退化的关系,现今的人就算还保有着哨兵或向导的能力,几乎也都弱化到與常人无异。


  所以他果然是被「嫌弃」了吧?蓝河不禁又皱起眉头。


  「才不是呢,另外一个也是男的。」他没好气的说。

  「欸?果然你两边都可以啊?」对方了然的问。

  

  「喂!而且『果然』又是怎麽回事?」他怎麽不记得对方会开这类的玩笑。

  「哈哈,抱歉抱歉,只是觉得你好像在钻牛角尖的样子。」系舟笑了笑。

  「嘛,要说是被甩也……欸别说了,其实也没什麽。」他耸肩,确实是自己又犯了老毛病而已。



  说来一开始他们跟他解释向导与哨兵的关系时,他也立刻就反问了,「所以是情侣关系?」这样的问题。


  那时苏沐橙笑着回答,「可以这麽说,嘛,因为当时这样绑定的关系,就能够跟重要的人一起上前线,也算是挺浪漫的吧?向导跟哨兵是能够互相传递思想与情感的存在,比一般情人大概还要再更加亲密,不过战争的时期很多哨响是由塔那端直接配套好就是了,也有退役之後就解散的哨响组合,听说那些都是极少数就是。」


  蓝河觉得那是当然的吧?精神契合对象不管是什麽时代应该都是不好找的,所以才不在乎男……或女吗?他还是有些迟疑。



  不自觉的,他又走到了学生会室,听他们说学生会的成员都跟哨响是有关连的,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走来的目的是什麽,而且他也还不想看到令他尴尬的叶修学长。


  在他心想着还是回去的时候,房间里传来了声音,「博远吗?可以进来啊。」那是学生会长喻文州的声音,他唤的是他的本名。


  他有些不好意思开门进去,「会长是……哨兵?」所以听到了他的声音?

  喻文州笑得如沐春风,「不,我跟你一样是向导。」

  

  「欸?」

  他轻笑,「意外吗?」

  蓝河发觉自己好像失礼了,「不丶不是这样的。只是……」


  还没说些什麽,房门碰地被打开了,冲进来的黄少天直接扑到喻文州身上对着他狼吻了起来。

  蓝河的脸颊唰地涨红,哨响的親密關係在他眼前立刻有了實感。


  「天啊——我再也不要跟那女人搭档啦!会长你想想办法,我简直快累毙了。」黄少天霹哩啪啦的控诉着,直到敏锐的五感意识到有外人的存在才放开环抱的手,「妈呀,蓝河同志你在啊?抱歉抱歉。」他打哈哈的笑了笑。


  目击了这一幕的蓝河无法克制的去想了所以这两个人已经结合了吗?这样越矩的问题。

  「呃丶不……我才是?」


  寒暄了会,他们才坐到沙发上开始長聊。


  「所以蓝河你打算加入这边吗?听老叶他们说好像是希望你想清楚吧?」黄少天没架子轻松的说着。


  对蓝河来说有些受宠若惊,黄少天一直是他们系里的天才人物,蓝河很是憧憬。其实学生会里的人有一大半都是所谓的学霸,叶修也是个传奇人物,他属於电机研究所的佼佼者,也许头脑也跟哨兵向导的基因有关系也说不定。


  「我……没有原因的话很奇怪吗?」他踌躇地问。


  「没关系啊,犹豫的话就尽管犹豫,不管做哪种选择不会後悔就好啦?」黃少天爽快的回答,「『塔赋予了哨兵的存在价值』有句话这麽说,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尼采说过那个叫什麽……深渊看着你?」他迟疑的说。


  喻文州接了下去,「『当你窥视着深渊,深渊也窥视着你。』」黄少天直喊着对对对,真不愧是会长。喻文州继续说:「要说这个领域是深渊,其实也没有错,不过因为博远你本身就是向导,如果要平常的生活本来就具有一定的困难。有了哨兵的向导就能更稳定的屏障掉外界的信息,其实也并不是全无益处。」


  「但是坏处还是比好处更多吧?」叶修捎着头一脸疲累走进房来,靠到沙发上躺下。

  蓝河差点忘了哨兵的听力也是极佳,他下意识的撇过头不与对方对视。


  「去去去,老叶你什麽时候变得这麽客气了?!」黄少天怀疑的看着他。

  叶修都懒的张开眼,「我一直都很客气。」


  「那如果是我自愿呢?」

  叶修瞠目的看着蓝河那张明明还在犹豫却不服气的脸笑了,「但是小兄弟你的精神力恐怕不够我耗呢。」


  这家伙真的完全只讲真话,听到了和预期一样的话语,蓝河整个怒极反笑,「真是不好意思,我好像也不一定要成为『你的向导』吧?」


  「说的也是,那麽总之——」叶修起了身,换到了蓝河的沙发那,毫不客气的躺到对方的腿上,「先麻烦你帮我疏导了,我困到快意识脱离了。」


  「你倒是完全不客气!」蓝河翻了白眼。

  叶修摀起耳朵缩了身,「小声点,哨兵很敏感的。你就别客气了,我会乖乖当你的小白鼠。」


  蓝河简直想直接掐死他,他到底为毛淌这趟浑水来了?就为了这货!?

  尽管气的咬牙切齿,蓝河还是再一次地潜入叶修的意识空间,整理起东西来了,不知怎地,耳朵嗡嗡的响起了大海的波浪声。

  


  「其实不用这麽麻烦,会长你有『介绍人』的能力可以帮他们看看八字不是吗?」离开了学生会会室的黄少天问了旁边的喻文州。


  喻文州只是轻轻地笑笑,没有回话。

  

TBC.


往第三章>

评论(8)

热度(64)

© 狄希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