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人们称之为向导。章之四

*統一加了一個學園哨嚮的TAG方便小夥伴追蹤~

*雖然如此我還是不保證更新速度XDD因為完全沒寫大鋼啊(被踹

*有微量的喻黃、一句話韓張(不過其實攻受都無差~除非番外不然不會寫得這麼深入(應該)攻受也不一定是哨嚮就是~~因為嚮哨也超萌啊>////<特別敏感的哨兵——哈斯!順便一提對我而言的攻受那是在床上才算數的東西(#

*葉修的精神嚮導終於出來見人啦!


-------------------------

  「C03,12点钟待命。E小队3点钟方向射击预备。F04丶05……」

  

  向导能力的操作练习已经持续了近两周了,这两周内比起对於自身能力的认知,叶修与整个学生会在军中扮演什麽角色更让蓝河为之震惊。「辅助」两词简直说的太简略了,他甚至連战术策略的指挥都涉入其中。


  「简直像在玩西洋棋呢?」喻文州对着看了出神的蓝河说。

  「啊丶啊啊。」蓝河点了点头,还有些怔愣,这里与他平常所处的世界确实差距不小,即便是研究所,那个人不过也才大他没几岁,何况战争不就与夺人生死有所关连吗?


  「哨兵的五感很敏锐,其中战场上消耗最大的是什麽你知道吗?」喻文州看着他的反应,继续跟他搭聊。

  蓝河思考了会,「眼……不对,听力吧?」

  「没错,枪炮声的干扰很恐怖喔,所以这套远端系统才会产生,同时也是藏匿哨向的存在。」


  藏匿……蓝河还在思考他所用的这个词,就见喻文州微微笑道:「你如果看着他打完一场战争,你会觉得学长不过是在玩战略游戏。」


  蓝河伸手将自己的另一只手握住,然後慢慢搓暖。不管是叶修认真的表情丶萤幕里的影像或是喻文州方才的笑容与话语他都感到悚然。



  「不好意思啊,文州同志,能帮把手吗?」叶修摘下耳机,对後头的喻文州招招手。

  他慢条斯理的走过去,驾轻就熟的口吻问:「遮蔽吗?时机呢?」


  「喂!会长可是我的向导,要道歉也是先跟我吧?话说你借人家向导的次数会不会太频繁了啊?会不会!」邻座本来也在电脑前鼓捣着什麽的黄少天,一见這狀況就坐不住,转头指着人叨念,这家伙到底有没有看到人家的专属哨兵就在旁边啊?使唤的倒很顺手!


  而蓝河在一旁默默的回想着册子里似乎有写着关於哨兵的占有欲一事。


  叶修摊开手,无可奈何的解释,「没办法,我也想借小张啊,老韩不让嘛!老王又神出鬼没。」

  黄少天顿了会,皱着眉头困惑,「你说的倒是很有道理,但我怎麽怎麽听怎麽对我一点道理都没有……」

  「错觉丶错觉。」叶修哈哈了两声。

  「你大爷!」黄少天怒。



  「辛苦了。」蓝河拎着一瓶水递给正在休息抽菸中的叶修,叶修摆了摆手拒绝後,他便拧开来自己喝了口。


  蓝河看了不知在眺望哪儿的叶修,尝试着开口,「你……」你真的不需要向导吗?他想这麽问,但停顿了半晌还是把话吞了回去。也许时机不对丶也许心态不对,他总觉得不能说出口。


  「你需要疏导吗?」他改口这麽问。

  叶修还是拒绝了,「不用,简单的安同学已经做过了。」


  安文逸,据说也是叶修偶然发现的向导,以前就听过哨向这个系统,也早有从军的想法,很快就在「这边的世界」定了下来。


  「这样……」蓝河应了声,简单的疏导只要是向导几乎都能办到,虽然有一秒那就闪人吧的念头,他仍是在叶修旁边坐了下来。


  「这里有趣吗?」叶修轉頭问。

  「有趣……」这是实话,他想应该没有多少男生讨厌刺激的非日常。但,「也挺恐怖的。」

  「是吗?你满老实的啊。」他边说着,吐了口菸,蓝河想着这菸还真没尼古丁的臭味。


  「学长呢?」

  「嘛,挺热血的吧?不过当然这种玩艺,还是玩一般的線上游戏就好了。」他似笑非笑。

  「也是呢。」


  抽完了菸,叶修拍了拍屁股上的灰,站了起来,「接下来有时间吗?」

  「欸?」蓝河歪着头。


  「依你的速度,基础概念的训练应该都跑完了吧?」

  「啊啊。」他答覆着,搞不清楚叶修什麽时候注意了他的状况?

  毕竟这几天下来,蓝河只要看到他,就总是在远端操作室里头,更别提叶修桌边放了几天份的咖啡杯了。


  「陪你做下一章的练习?」他问,顺道说明了因为上一场战争差不多结束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也一并空下了不少。

  「喔,好啊。」蓝河总觉得有些紧张。


  叶修开了一间比蓝河之前用的训练室要宽敞许多的空教室,随意的席地而坐。

  「训练前,先让你看个东西吧?」他说。

  「什麽东西?」

  叶修唇角勾出了弧线,「你说你想看的东西。」



  「这麽做真的没问题吗?」蓝河双手轻触着叶修的头,还是有些顾虑,简易的疏导或是强大的向导不必靠接触就能够操作精神力进入对方的思维空间,现在蓝河倚赖着「媒介接触」不过是加强操作上的安心。


  对方愣了一秒,似乎在想他是指什麽,然後揶揄的笑起,「哦,请对我温柔点?」

  蓝河翻了白眼。「……当我没问。」


  蓝河在对方的意识图景内睁了开眼,空间里像那次一样传来了叶修的声音,「看到什麽?」

  「跟之前差不多。」

  看似辽阔,又觉得异常狭隘的地方,四处摆放的置物架与散乱的文件,明明看不到尽头却好似密闭的空间,他觉得这里的氧气比外头还少了些许。


  「其他的呢?」他问。

  「有海的声音。」他答,那是低沉的回绕在耳旁的鸣响,和从贝壳里听到的海浪声有点相像。


  他进来这空间之前叶修跟他说过,「你说过我『不给你看』对吧?事实上我是没有意识的。我没有在防什麽也没有特别多想。」

  「向导和哨兵的系统理论,现在保留下来的很少。推断说我是下意识的闭锁精神,别人看的到的似乎比你看到的还模糊,所以就当作做个实验吧?」

  他是这麽说的。

  那麽若是实验成功的话,向导配合的问题大概也能迎刃而解了吧?当时的蓝河是这麽想的。


  「那应该就是了,靠近那个声音试试?」

  蓝河摸索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往前,他才发现置物架的排放方式像是迷宫一般的挡在他要前进的地方,最後他走到了一间小房间,他覆着耳朵一听,果然那一端的海浪声是最为明亮的,「门锁住了,拉不开。」他说。


  「这可麻烦啊……我试着想想看。」叶修有些困扰,他试着想用意识将门打开,但不知道自己意识空间倒底是如何情况的他,也觉得这方法不怎麽靠谱。


  蓝河再次将门把往後拉,他使力的拉开步伐,用全身的力量拉开门扉。


  澎的巨响,满载的水从门口宣泄而出,强力的水劲令蓝河来不及紧闭口鼻,直接将他呼吸的空气全部带走,灌入的水冲进他的口腔,他难受的想咳却咳不出来,因为水没有停止,宛如是一个大海的水量,将他淹没,他依稀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他感觉恐惧丶难受,甚至死亡对他席卷而来。


  然後有个庞然大物将几乎昏厥,要沉入海里的他顶上岸边。

  呼吸到空气的蓝河强烈的咳嗽出声,咳到喉咙都感到疼痛,他才发觉自己已经从叶修的意识中走出来了。


  「喂,没事吧?」叶修蹲下来扶着他的肩。

  蓝河虚弱的瞧向他,头晕感令他视线也模糊了起来,他硬挤了出些声音「……个头,快死了。」

  对方呼出了一口气,似乎是终於安心了下来。


  蓝河心有馀悸的摸摸自己的颈脖,被水呛入喉中的感觉还清晰的存在着。

  一个冰冰滑滑的触感顶了顶自己脸颊,那是一只蓝鲸,更正,是迷你版的蓝鲸,还用着水汪汪的大眼瞅着他。


  他忍不住笑了声,安抚似的摸摸他的背,用着气音说:「刚才是你救了我吧?谢谢。」

  小蓝鲸呜呜的鸣叫又蹭了蹭他的脸。


  「干得不错啊,小笑。」叶修嘉奖地拍拍小蓝鲸。

  「小笑?」

  「『君莫笑』。沐橙取的,要看吗?」他说,然後往後张望了会似乎在丈量什麽。


  要看什麽,他还来不及问,小蓝鲸就摇身一变,巨大的身形几乎塞满了这间训练房。

  偌大如礼堂般的空间一下子就显得狭小起来,蓝河看着那蔚蓝优美的身躯一摆一摆的游动着,他确实想像不到对方的精神向导会是一只蓝鲸。


  他张大了嘴,最後只说了句,「……这要笑也很难。」

  「是吧。」叶修耸了耸肩。


  「还有,」蓝河说。

  「嗯?」

  「你家小笑刚把我的春雪吃了,吐出来。」他淡然的說,不知怎麽的他好像震惊到不能更震惊,反而冷静下来了。

  

  「喔,小笑,不行丶这样不可以。」彷佛训斥孩子般的叶修轻拍了君莫笑的鼻子。

  他在牠把小春雪吐出来後,又道了声「乖」。

  

  翅膀沾满口水的小水鸟一蹬一跳地躲到了蓝河身後藏起来。

  蓝鲸又呜了声。


TBC.


评论(9)

热度(54)

© 狄希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