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许博远。」 01

*日本玩回来就开新连载!XD快夸奖我勤奋!

*这次写的是原作向国际赛为主轴的故事,会多长我也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们连载速度不会很快XD因为主要在赶12月的新刊这样!

*恋爱线大概也不会很快,我会在心里疯狂洗脑自己要慢热来寫(笑)

*蓝河本名会出现很多次,虽然我还是更喜欢蓝河这名字(不重要

*那麽就希望新旧朋友会喜欢囉!(*´ω`)人(´ω`*)



----------------------------

  「记住啊,之後要叫我本名,别叫蓝桥啊。」启程前青年特地跟身旁同行的工作夥伴再次交代,深怕他们随口就叫出他平常的绰号来。


  「知道丶知道。」同事们敷衍地附和着,显然听太多次都嫌烦了。

  「是说我还以为蓝桥你很想跟他混熟呢!我们这里就你跟他最熟居然不想混一下关系也真奇怪。」笔言飞还记得抢记录的时候蓝河站在谁那边呢,他当时不还说人家人还不错?


  「欸丶」蓝河捎捎头啧了声,有些不知该如何言语,最後一脸沉重的说:「你知道什麽东西叫做远远的看才不会破坏良好的印象吗?」


  「什麽跟什麽!」笔言飞马上联想到「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句,他马上就懂蓝河为什麽说得这麽零零落落了,大神什麽的当然不能亵玩啊!应该说这句子的用法本身就是错的。


  「准备上车了!」春易老在车门旁指引着他们上车,蓝河则留到最後听完春易老的交代才上去。春易老自然是没有随行的,毕竟公会里也不能没有大人在,必要的时候还要负责随时为战队做准备——国家队的战队。


  蓝河坐上位置後又重新想了想方才的问题,或许……要叫作近君情怯?

  叶修退役的时候他也很震惊,那并不像是要退去公会帮忙的说法,陈果在镜头上说「他回家了」时的语气,怎麽看都有种再也不回网游界的感觉。


  他清楚记得那一天他神游了一天,一方面想着怎麽可能,一方面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梗在心里,他觉得自己经历了一段神话,叶神再起的神话。当时的总决赛他也有到场上去看,最後的几秒沐雨橙风的血量清零的时候,他差点要站起来大喊「不可能」,这或许是被大神欺压得太多次的後遗症,怎麽可能输?这样的想法就刻划在脑海里,而最後真的赢了,那可真像是看了场动作电影後的畅快!斗神!名副其实的斗神!


  但二次元的交情要他搬到三次元又是另一回事了,不说要直接见大神还真有点惶恐,或是身为蓝雨粉去跟兴欣大神厮混有点那啥,总归而言就是一句:「好尴尬好恐怖,还是我知道他,他不要知道我比較好。」这样的鸵鸟精神。


  「啊啊啊!蓝桥蓝桥蓝桥!」旁坐地笔言飞整个要从座位跳起来,他死命的单手抓住蓝河的手边摇晃边意示他看向车窗外。

  

  蓝河被他摇得头晕,才正想抱怨几句,但一望向车窗外马上就被震慑住了。

  「帅!」他觉得只能用这句来形容了。


  车窗外的是刚集训完的国家队一行人,他们各个都穿上特制的国家队制服,即使在外行人眼中他们也就是一群普通人,但在蓝河他们眼里就是十四尊神华丽的站在那儿,而且意气风发的准备好要前往国际赛场的模样,怎麽能不帅?


  「老实说吧!蓝桥,你昨晚铁定也没睡好!」笔言飞肯定的问。

  「废话!」蓝河想也不用想。

  

  他骄傲的回:「根本就是没睡了!」

  一时间车上的人都笑成了一团。


  国家队的队员跟高层人士主要乘坐的是另一班小巴士,蓝河他们则是各个战队的随行人员一起坐一台大巴士,到了机场後因为离登机还有一段时间大夥就各自散去,只剩部分人员负责处理登机前的相关杂物,蓝河就是其中之一。


  「小同志。」

  略耳熟的声音唤了他一声,结果害他一回头就是一声怪叫。

  莫非他还是暴露了吗?!蓝河简直不能再震惊。

  「叶神?」  


  叶修对他的怪叫愣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很在意,「你们家喻队呢?」


  好像……还没有啊?蓝河松了口气,这才开始想叶修问的问题。

  他四周瞧了瞧,他还真的没注意喻文州跑哪去了,而且连黄少天也不见了。


  才想抱歉的说他不知道的时候,笔言飞忽然就一把搭到他肩上,对叶修说:「好像被黄少拉去逛免税店了。」


  「喔,谢了。啊,不是什麽急事。」他说完谢谢又转头回来补了一句。


  大神果然也是正常人啊……蓝河怔怔的想着。

  「太强了,在蓝桥身边就能遇到叶神的传说,原来是真的啊。」笔言飞显然跟他想的不是同件事情。


  「什麽鬼传说?!」蓝河听都没听过。

  「这可不是我说的啊,是大家聊天聊一聊一起作出的结论。」

  马的。蓝河在心中暗骂,怎麽感觉他一点反驳的馀地都没有。


  但事实上证实这个传说最明显的竟是他们在饭店check in的时候。


  那时的场面有点混乱,优先处理旁人的房间分配的蓝河到最後才发现缺少了一个人的房位。


  「之前算房数的时候不是刚刚好吗?」

  「是不是之前加人的时候没点进去?」

  大夥人吵吵闹闹讲着,蓝河一看觉得不是办法,就叫他们全部先进房,他再问上面的人该怎麽办。


  先查觉到混乱的喻文州主动凑了过来,「怎麽了?」

  「可能是事前出了点差错床位少了一个,真的非常不好意思。」蓝河直接先道了个歉。


  喻文州温和的笑了笑,「没事。」

  接着喊了一个蓝河也很熟悉的名字,「叶修前輩,打擾一下。」


  叶修看了蓝河一眼,转头问:「怎麽了?」


  「你不是多一个床位?他跟你睡可以吗?」


  别啊——蓝河在心里惨叫了声,表面上倒是保持着笑容。

  别说他跟叶修睡同房有什麽意见了,跟任何一个大神睡一间他都压力山大啊!


 「可以啊。」叶修答应的爽快。

 拍了下蓝河的肩跟他悄声说:「谢谢啦,我可不想跟竞技总局的人挤一间。」


 「呃,不客气。」


  此时蓝河脑中出现了四个字:山雨欲来。

  他已经有些视死如归了。 

  

 

TBC.

往第二章>

评论(23)

热度(178)

© 狄希芙 | Powered by LOFTER